悠悠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殉:羊图霸业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三章所为何事

第九百一十三章所为何事

        “韦兄,你不知道,这两天累死我了……”

        岩石和天庭左使韦成虎分开,故意揉着肩头,腰肢。

        既然说累,就要有个累的样子。

        装也得装着来。

        天庭左使韦成虎瞅一眼岩石,暗中撇嘴。

        扭头看看公孙揽月,目光回转,不说话。

        等着,知道岩石下面还有话要说。

        那才是主题。

        公孙揽月听到岩石这样的话,一副了然的样子。

        笑眯眯,往后一靠,陷在宽大的椅子里面不动。

        同样等着。

        眼睛滴溜溜的瞅着岩石表演。

        两个都是老狐狸。

        人精。

        这些东西在他们面前就是小孩子玩儿的东西。

        “先瞅瞅,先瞅瞅……”

        岩石笑呵呵的。

        翻手之间,早已经准备好了的两枚储物戒塞了过去。

        先给的天庭左使韦成虎。

        接到手中的储物戒。

        天庭左使韦成虎瞄一眼,没看,直皱眉头。

        本来和公孙揽月商量好的,要给雷一鸣这小子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轻重缓急。

        可面前的家伙不按套路出牌。

        储物戒开道。

        一下就把两人事先安排好的打了一个稀里哗啦。

        瞅着手心里的储物戒,直皱眉,扭头看公孙揽月。

        那意思就是接下来怎么办。

        公孙揽月目光与之一碰,迅捷挪开去。

        岩石看的仔细,心头一叹,幸亏自己有所准备,不然今天要倒霉。

        “公孙大人,看看,这是你的一份……”

        岩石赶紧快走两步,把另一个储物戒递给公孙揽月。

        得把这个老家伙也摁住了。

        这个老家伙不点头,还要坏事的。

        所以说话都带上了。

        你的一份。

        你的一份,瞬间把两人的心扭一块去了。

        什么你的一份。

        自然而然就会想到五五分账的那个事情,已经深入人心。

        现在可是在大荒王城。

        两人都有点懵。

        雷一鸣刚到大荒王城,可以说是第一次到。

        怎么就来一个你的一份,有点狐疑。

        怎么着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可是,你的一份,想想除了大荒王城,别的地方没有啊!

        两人不着痕迹地对视一眼,这才去看手中的储物戒。

        “这是……”

        “这个……”

        两人都呆了。

        还是一百万忘忧血草。

        关键还是这玩意水涨船高,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一百万可比。

        现在可以说一草难求。

        真的和登仙草不相伯仲之间的东西。

        都是目光瞬间落在岩石脸上。

        没说话,却是一样的。

        “这玩意哪里弄来的,还这么多?”

        “韦兄,公孙兄,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岩石伸手一边抓一个。

        把两人摁回椅子上。

        自己拽一把过来坐了。

        不经意间,天庭左使韦成虎和公孙揽月默认了岩石和他们平起平坐。

        原本打算治一治这家伙的嚣张,此刻全没了。

        心思都在手中捏着的储物戒上。

        现在的一百万忘忧血草早已经远超当初的一百万忘忧血草。

        雷一鸣哪来的。

        听他的口气,不回来,忙乎的就是这些。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两位也是不列外。

        “韦兄,公孙兄……小弟寻思着,既然大荒王城归我了,这地面上的出产,是不是,该给结一结……”

        岩石的话顿时让两人目光再度相碰。

        果然还是这里面的五五分账。

        只是听完之后,就更好奇了,哪里来的这么多忘忧血草。

        岩石见两人注意力被成功吸引,暂时不说了。

        一把将桌上茶杯抓过来,自己给自己来了一杯。

        端茶杯在嘴边,却不喝。

        脑袋扭来扭去,看两人的反应。

        “小……雷……雷兄弟,说说,怎么回事?”

        公孙揽月原本看岩石这样,瞬间不爽,要骂一声小兔崽子。

        小字出口,突然意识到了不妥。

        手里还捏着人家给的储物戒呢!

        这就骂人,算怎么回事。

        何况还有一个天庭的人。

        天庭左使韦成虎在一边呢!

        此刻要骂了雷一鸣,或许以后就会因为此……

        难以预料的。

        赶紧改口。

        想要直呼其名。

        想想还是以雷兄弟称呼。

        一旁的天庭左使韦成虎瞬间欣喜若狂啊!

        果然没有看错人。

        雷一鸣果然不得了。

        这就把人皇城的公孙揽月拿捏住了。

        一百万忘忧血草……值了。

        “两位兄长别急,待小弟慢慢道来……”

        岩石看着两人的状况,心头了然。

        没事了。

        算是摆平了。

        一点杂草就能了事的事情,不算什么大事。

        嘴边茶杯一饮而尽。

        “咳咳……”

        剧烈地咳嗽。

        岩石就是故意的。

        拖延。

        吊着你们胃口。

        修士哪里那么容易被一口茶水噎着。

        “看你,老大不小的一个人了,喝这么急做什么……”

        天庭左使韦成虎假惺惺地起身给岩石后背轻拍。

        那亲热劲让一旁的公孙揽月汗颜。

        要说装,他不输人的。

        立马起身。

        也是嘘寒问暖的架势。

        一把推开天庭左使韦成虎的手。

        横一眼。

        自己来。

        一手轻拍岩石后背,一手扶着岩石。

        “哎呦我去……一口水差点把我呛死……多谢多谢……”

        岩石拱手作揖,向两人道谢。

        待公孙揽月不注意,岩石冲天庭左使韦成虎挤挤眼。

        天庭左使韦成虎一愣。

        寻思着。

        这家伙还有事儿。

        “……某自打那里回来,走半路上,寻思着干点啥……也得先把两位大人的一份给了再说,否则心里不踏实……”

        岩石说着话,扭头看两人。

        天庭左使韦成虎和公孙揽月互相看看,不说话。

        随便你怎么说。

        甭当真。

        听着就好。

        此刻拿着你的一份大礼。

        骂是不能骂了,张不开这口。

        由着你的来。

        所谓吃人嘴短    拿人手短。

        听着就好。

        “我呀,觉得吧,就大荒王城这地方,偏僻所在,一年出产能有多少,充其量就是那么一点点……”

        岩石的话让天庭左使韦成虎和公孙揽月点头不已。

        一百万忘忧血草,远超大荒王城一年所得。

        关键还是两人都是一百万忘忧血草。

        不禁抬头看看岩石。

        心里头都在想,雷一鸣这个傻子,知道大荒王城一年产出不多,还给一百万忘忧血草。

        你想干嘛?

        “……我就觉得吧!大荒王所辖之地,不管怎样,也是一王辖地,怎么的也不会少多少……何况,何况忘忧血草出自这一方……”

        岩石的话让天庭左使韦成虎和公孙揽月直瞅对方。

        明白过来了,雷一鸣想当然了,误以为一王之地的产出巨大。

        两人的目光交流,要不要提醒雷一鸣。

        然而,两人都是闭口不言。

        就算雷一鸣误会了,手里头一百万忘忧血草也要吃下去。

        至于往后怎样,那是你雷一鸣的事情。

        尽在不言中的两人扭头看向岩石。

        岩石看着两人眼神交流,面色复杂,暗笑不已。

        “……于是乎,某去找了天地商会,找他们商量一下,先凑这么多……”

        天庭左使韦成虎和公孙揽月一听。

        明白了。

        哪里来的两百万忘忧血草,人家天地商会凑来的。

        “你拿什么抵押?”

        天庭左使韦成虎好奇的很。

        他可是再清楚不过。

        虽然天地商会不归自己亲自管,但是里面的道道门清。

        没有抵押,怎么可能给你这么多忘忧血草。

        “嘿嘿……大荒王城所有辖地十年的所有收成……”

        岩石觉得够了。

        大荒王城所有辖地十年的收成。

        天庭左使韦成虎和公孙揽月相互瞅瞅,不说话。

        别说十年,再加十年都不够。

        “嗯……这么说来,不够?”

        岩石看两人表情就知道了。

        心说,自己说少了啊!

        “两位兄长不用担心,不够的话,小弟垫上就是……怎么也不能让两位兄长吃亏……”

        岩石直拍胸脯,大吹大擂的。

        “我跟两位兄长的交情,吃点亏算什么,没事……”

        天庭左使韦成虎和公孙揽月再度眼神激烈交流。

        吃点亏?

        这亏有点大啊!

        不过一想,雷一鸣是谁,雷家的人。

        算不算从雷家挖一点出来。

        这么一想,反而觉得好事了。

        削弱雷家。

        不管天庭还是人皇城,都希望如此吧!

        “小弟是这么想的,回头让大荒王城辖下所有城池的城主缴纳十年所得,谁交的多,谁保持原任,谁交不上,就滚蛋……交上来的也不用反还,谁还敢造反不成,若有空缺……只要大荒王城辖下之人皆可凭……这个来交换……”

        “混账东西,这也能做买卖吗?”

        公孙揽月忍不住了。

        一拍桌子,站起来,指头差点戳岩石脸上。

        骂上了。

        天庭左使韦成虎心里头却乐开花了。

        雷一鸣会来事啊!

        这主意要事成了,人皇城,人间界就开始乱了。

        “大人,你别急啊!”

        岩石早就料到公孙揽月会有这样激动的表现。

        毕竟这可是动摇人皇城的根基。

        “哼……”

        公孙揽月哼一声!

        满脸寒霜,非常不满。

        “……权宜之计尔,一切都由我来承担,回头过个一年两年的,把我往别的王地一调,不就又开始了……到时大荒王城辖下所有废止不就行了,还白得十年所得……”

        岩石说的话很笼统的。

        但贵在都懂那个意思。

        所有罪责归雷一鸣背着,好处你们拿。

        到时候可以治罪啊。

        或者升官啊。

        都行。

        往别的地方调任。

        该废的废。

        一切解决。

        所为。

        只是为了好处。

        天庭左使韦成虎心中大笑不止。

        这是在人间界搅风搅浪啊!

        所以不说话,看着公孙揽月。

        公孙揽月偷偷看一眼天庭左使韦成虎。

        心中也在盘算。

        这事看着人皇城吃亏。

        其实却是最好的动摇雷家在天庭的地位。

        要乱也是乱大荒一方。

        回头以雷一鸣在人间界捅这么大漏子都没事为由,散布天下。

        雷家有意交好人间界。

        人间界还认了。

        否则雷一鸣何来如此安宁。

        以此动摇雷家在天庭的地位。

        削弱天庭的左膀右臂。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