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殉:羊图霸业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二章等着干啥

第九百一十二章等着干啥

        “让开……”

        岩石手中天阙剑抵住面前一人胸口。

        叫一声让开。

        冥族强者怎么可能让你过去。

        他来做什么的?

        就是来惹你发怒,然后和你动手的。

        只是因为冥族族长没有发话,他不敢太狂妄。

        尽管此刻被岩石剑抵胸膛,还是抬头看向冥族族长,还是要得到允许才敢动手的。

        岩石看到对面抬头看的举动,瞬间明白了。

        心头一惊,不敢回头去看冥族族长的态度。

        手中剑一推。

        必须表现出来强势。

        一副不要惹我的姿态。

        冥族强者一个趔趄,不由自己的往后退。

        眼睛盯着岩石,搞不明白对方何来的底气。

        但是目光落在天阙剑上了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

        手中大砍刀捏的嘎吱吱,愣是不敢有异动。

        “嗯……”

        岩石拖声拉调的冷哼。

        就差喊,识时务者为俊杰。

        眼睛扫过另一个脸上。

        就像在对他说,难道你到此还不懂么!

        手中天阙缓缓抬起,要举起的动作。

        警告了一个,你难道还不长眼。

        是不是真的想挨揍。

        到了你这里,就不是推一下了。

        砸死你!

        有没有这个眼力见。

        气的冥族强者咬牙切齿,抬头看向对面崖壁。

        冥族族长站在洞窟前,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冥族强者弄不懂族人态度,不敢乱来,头一低,还是退了。

        那柄剑。

        连族长都忌惮。

        能怎样?

        硬出头,也不一定搞得过人家。

        “哼……”

        岩石大摇大摆从两人中间走过去。

        双手背负身后,天阙剑横着。

        让你们看清楚一点。

        不是我有多能。

        而是仰仗这柄剑。

        “族长……”

        “族长……”

        受委屈的两人拱手叫一声族长。

        那意思就是等那个人走出去一段路再动手。

        誓要报羞辱之仇。

        这一切不是对他们两个的羞辱。

        羞辱的乃是整个冥族。

        冥族族长摇头。

        那柄剑不同一般的。

        杀他必然会拔剑。

        冥族依托的乃是神潭与雾森。

        在雾森杀他,一样没有用,冥族照样会被灭。

        若在雾森之外杀他。

        冥族被诅咒困扰,还走不出雾森。

        怎么杀他。

        至于那头牛。

        又不是没有单独留下过。

        结果怎样了呢!

        每日里被追的上天无路落地无门。

        既然他非要留下他的坐骑。

        无非就是重演那么一回事。

        赶它就是。

        就不信没办法把它赶出雾森去。

        什么不要慢待。

        都来冥族吃人了,还谈什么慢待不慢待。

        派人追着揍他就是。

        揍的他不敢到神潭来。

        揍的他不敢进雾森。

        只要不杀了就行。

        这一次一定要让他记住痛。

        让他看见冥族之人就害怕。

        从此不敢踏足雾森神潭。

        冥族族长暗下决心。

        等你带着天阙剑走了之后再说。

        扭头向崖顶那个最大的洞窟飘去。

        看一眼依旧嵌在山崖上的那颗珠子。

        叹息一声!

        挥手一扫。

        珠子落下深潭。

        自己进去洞窟,转眼不见。

        其余冥族强者一个个黯然失色,纷纷扭头走进自己的洞窟。

        片刻之后,山崖上的洞窟前已经不见一人。

        岩石下来斜坡一样的山崖。

        扭头看看后面没人,呲牙一乐。

        这事就算初步告成。

        至于大黑能不能在这里吃一个痛快,就看大黑自己的造化了。

        最不济就是被揍的逃出雾森。

        但不过岩石一点都不担心。

        凭大黑那尿性,吃了亏一定会回头找回来。

        现在的大黑已经不是当初的大黑。

        想要赶它不是容易的。

        或许这也是好处。

        ……

        岩石出来雾森,扭头去了那个山谷。

        席地而坐,看着面前的山谷。

        曾经生死决战之处。

        一幕幕浮现眼前,感慨万千。

        曾经的过往就像昨天。

        满目红彤彤的。

        忘忧血草。

        多少忘忧血草就有多少小世界里面的生命消失。

        轻叹一声,这就是他们存在的价值么?

        有些事情真的说不清楚的。

        感慨归感慨。

        忘忧血草还是要的。

        还有大用的。

        随后收割忘忧血草。

        这次回来,就是打算带一点出去的。

        一动手了,就像停不下来一样。

        储物戒里面堆积如山的忘忧血草。

        这才由焰融道回转大荒王城。

        一路无话,直到大荒王城。

        只一眼就愣住了。

        杨书同,横天刀,无忌钺,辞修,陆终,乃至四个家伙,袁公露,将臣,绯离,颂明,都在城头呆着呢!

        “大人,你可回来了……”

        袁公露看到岩石,激动地跳起,一溜小跑过来了。

        其余三人赶紧跟着过来,嘘寒问暖。

        “有事儿!”

        岩石左右前后的看,就知道不对劲了。

        “可不吗?那两位等着大人你呢!”

        袁公露急啊!

        那两个家伙等自家大人,关键是等了好多天了。

        “天庭左使韦大人和人皇城的公孙大人?”

        岩石一想,只有这样的两人能让手下这些人着急。

        “对,对,大人,你知道啊!”

        袁公露抹一把额头根本没有的汗水。

        有点小惊喜。

        自家大人知道。

        那就不用担心了。

        “还没走?”

        岩石低低地嘀咕一声!

        背着手来回转悠。

        不时抬头看一眼大荒王城。

        他就是觉得差不多了才回来的。

        以为这两人等不及就走了,哪知道还在。

        这让他感觉意外。

        如何应对他们,有点摸不着他们两个想什么了。

        “大人,要不你再出去,躲躲?”

        袁公露凑岩石身后来这么一句。

        贼头贼脑的怕别人听见。

        “不用,见他们倒是无妨,只是往后怎么来,有待考虑……”

        岩石想的不是此刻见那两人怎么说。

        而是见过之后呢!

        天庭怎么想。

        人皇城怎么想。

        自己得了大荒王城之后,这里头夹杂着各方的利益。

        “大人不怕见他们啊!”

        袁公露似乎才明白过来一样。

        眼睛滴溜溜转,盯着岩石脸色。

        “何意?说……”

        岩石扭头看看袁公露,这家伙话里有话的。

        “嘿嘿,大人既然不怕见他们,那就什么都不怕了,摆平他们两个,天庭和人皇城便没人找你麻烦……”

        袁公露一席话提醒了梦中人。

        对呀。

        天庭和人皇城找自己麻烦了吗?

        貌似所有的麻烦都是这两个家伙身上延伸出来的。

        摆平他们两个,还有什么事。

        怎么摆平他们两个,岩石笑了,还就是简单的事情。

        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

        怕啥,见他们,搞清楚他们此刻的意图。

        关键还是自己的事情进程耽搁不起。

        手下人都指望去人皇城突破金丹境呢!

        “好了,你们待这里等候消息,某去去就来……”

        岩石想清楚了。

        顿时啥都不担心了。

        “大人……你可算回来了,别回去,他们两个在等你,没好事……”

        苗双双。

        竟然特意等着岩石。

        看来是袁公露他们提前告诉了这位。

        “无妨,见一面而已!”

        岩石安慰一声!

        眼睛看苗双双身后。

        似乎在寻找什么。

        “万夫子躲柴房呢!自进去就没出来过……”

        苗双双多机灵啊!

        看岩石的样子,赶紧压低声音说话。

        告诉岩石万夫子的情况。

        岩石听说点头,随即勾起他的兴趣。

        万夫子一人躲柴房了,不出来。

        那么还有一位呢!

        “断老头呢!”

        “干爹,干爹躲……躲后院假山山洞里面了……”

        “干爹?”

        岩石上下打量苗双双。

        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丫头认老家伙做干爹了。

        苗双双脸一红,扭捏着在那玩儿衣角。

        “他躲山洞干什么?”

        岩石还是好奇的很!

        断老头居然躲假山山洞里面去了。

        “他……干爹在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不懂!”

        苗双双本不想说的。

        老头不让她告诉岩石的。

        但是,此刻,苗双双听岩石问,不敢隐瞒,还是老实说了。

        岩石一眼看出来怎么回事。

        笑笑不说话。

        丫头不瞒自己就好。

        “随他去,别管他做什么……”

        岩石的话让苗双双心头一松。

        就怕自家大人不喜自己和老头有纠葛。

        现在看来白担心了。

        “别过来……”

        岩石示意苗双双不要靠近。

        自己一个人走向大堂。

        “哈哈……左使大人,公孙大人,多日不见,甚是想念……”

        岩石伸手要拥抱的姿势。

        还未看到人,这架势已经做好了。

        身后苗双双噗呲就乐了,知道大人不让自己靠近的原因了。

        赶紧一溜小跑回去后院。

        “去去……小兔崽子,死哪里去了,让我们等这么多天……”

        公孙揽月一拍桌子,随即又一甩袍子。

        一股力量阻挡住岩石,根本近前不得。

        岩石心中一惊。

        还是差太多啊!

        就算自己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天境,在人家面前还是什么都不是。

        挥挥手就能摆平的。

        “哎呦我去……小气鬼……左使大人呐……甚是想念……”

        那情形就是岩石近不了公孙揽月的身,转身改变方向,奔天庭左使韦成虎来了。

        张开双臂,要拥抱。

        “哈哈……雷兄弟,甚是想念……”

        天庭左使韦成虎原本坐着,突然站起,快走两步,迎着岩石就去了。

        他的这个动作,让公孙揽月傻了。

        也让岩石停下脚步,有点发懵。

        自己做的够夸张,人家还配合着来,怎么看怎么诡异。

        公孙揽月瞅着两个张开双臂拥抱在一起的人,那是风中凌乱啊!

        真抱了。

        还互拍肩膀,那亲热劲甭提了。

        “小兔崽子,又想干什么?”

        拥抱在一起天庭左使韦成虎凑岩石耳边低低地一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