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安宁赋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牢房

第九十八章 牢房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寻阳救驾十分顺利,洛清芷亲自将高衍护送往平北军营地。

        高衍坐在马车里,洛清芷骑行在前,一个盯着人,一个盯着景。

        洛臣瞧出不对劲,快走了几步,追赶上洛清芷,低声问。

        「主子,您和陛下怎么了?」

        「多嘴。」洛清芷呵斥着。

        达到平北军营地,提前接到消息的风自南已经带领将士们在大门口守候。

        高衍下了马车,众将士下跪行礼。

        「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将平身。」

        洛清芷在一旁,嘱咐洛臣保护好高衍,便骑着马来到了高桢的营地。

        守卫都见过洛清芷的长相,不敢拦着。

        洛清芷却没有想过硬闯,说:「去禀报你们统帅,我想见他。」

        守卫得令,进去通传。

        一刻钟后,出来相见的却是欧阳洪。

        欧阳洪依然恭敬的行礼,「参见郡主。」

        「他呢?」洛清芷问着。

        欧阳洪笑笑,说:「少主此刻不想见您。」

        欧阳洪继续说:「大战在即,您是敌军主将,本就不该踏入这里,可是,少主让我们对您礼遇有加,我自然不敢怠慢,可,如若再多,我也是做不到的。」

        洛清芷盯着他,问:「你觉得,能胜?」

        「能不能的,作为武将,都该竭尽全力。」欧阳洪淡淡的说着。

        洛清芷转身,走了几步,又转身看看,都没有看到想见的人。

        高桢在洛清芷走后,从营帐里出来。

        舒媛在身后,轻声说:「阿桢,你看,母妃没有骗你,在高衍和你之间,她洛清芷选择的永远是高衍。」

        高桢没有回答舒媛的问题,冷冷的说:「母妃,大战在即,别说这些了,来商量作战吧。」

        洛清芷回到营地,风自南上前迎接,「少主,陛下请您过去。」

        「知道了。」

        洛清芷走了两步,转头问:「芷心接回来了吗?」

        风自南点头,「回来了。」

        洛清芷安心的走入高衍的营帐,明明是白昼,可营帐内灯火通明。

        高衍问:「见到人了吗?」

        「没有。」洛清芷摇头,随后盘坐在地上。

        高衍将坐垫扔给她,说:「地上凉,坐在垫子上。」

        洛清芷说:「我想起来小时候,阿兄和您曾经争论过的问题。」

        「什么问题?」高衍问着。

        「阿兄说,这个世上的道理都是靠打架得来的,谁赢了,道理就归谁。」

        听到洛清芷的话,高衍似乎也陷入回忆。

        洛清芷继续说:「那个时候,您还反驳他,如果凡事都靠打架来争论,那么,王法何在。」

        高衍问着:「你想说什么?」

        洛清芷转身,看着高衍,「如今,您还觉得,阿兄说的是错的吗?」

        「......」

        洛清芷听着高衍颇为无奈的叹息。

        「阿洛,我依然觉得,凡事不能全靠拳头,可是,如今的局面,就是谁赢了,理就在谁哪里。」

        「我知道了。」洛清芷点头,「我让人送您回京,马上要开战了,武昌不安全。」

        高衍没有立即同意。

        洛清芷补充说着:「我是平北军的统帅,我知道,该做什么。」

        高衍解释着,「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阿洛,你是这个世上,我最相信的人。」

        洛清芷低下头,「不敢。」

        「朕不会走,朕就留在着,等待着胜利的你们,亲自犒赏你们。」

        洛清芷不再强迫,匆匆行礼,说:「臣去安排前线的事情,我让秦舒留在帐外保护您。」

        「恩。」

        风自南和洛臣已经在沙盘前等待多时,见着洛清芷进来,恭敬的行礼。

        洛清芷快速说着:「兵力相当,千万不能让此战成为鏖战。」

        「那我们,还是快攻?」风自南问着。

        洛清芷摇头,「他们有宁州暗卫,个个武功高强,快攻我们不占优势。」

        洛臣指着东侧,说:「此处山坳,我们可以埋伏箭阵。」

        「高桢跟在你我身边,虽然不能说对我们完全了解,可是,这些基础的战术他自然是见过。」洛清芷再次拒绝。

        风自南问:「那,少主可有破敌之法。」

        洛清芷摇头。

        洛臣不解,「那您在陛下面前,可是说,此战必胜。」

        洛清芷点头,解释着,「此战,我们定胜,只是,我想让他们投降,不正面冲突。」

        「不可能!」洛臣立马说着,「即便是我,拥兵十万,也不会投降的。」

        「所以,我才希望找诸位来想办法。」洛清芷说着。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接这个话茬。

        洛清芷见着满堂沉默,说:「我认为,木家军是突破口。」

        风自南说着:「木家军向来听从执掌木府令牌的人。」

        「那是因为他们不知宁州的真相。」洛清芷说着。

        洛臣问:「那,主子打算怎么办?」

        「先想办法跟南行将军联系上。」洛清芷说着。

        「怎么联系?」洛臣问。

        洛清芷说:「没想好,如今他们的营地定然戒备森严。」

        「不如,让秦舒去试试。」洛臣试探的说着。

        「不妥,」洛清芷摇头,「秦舒虽然轻功了得,可是,如今恐怕也难以探入。」

        洛臣忍不住叹气,「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那到底该怎么办?」

        「......」

        再次陷入沉默。

        「不如,我来给你们支个招。」

        芷心进入营帐,平静的说着。

        洛清芷看向她,「你说。」

        芷心盯着洛清芷,一字一句的说着:「苦肉计。」

        洛清芷看着芷心眼里的火花,似乎明白她想说什么,开口说:「不可能了,他不会再见我了。」

        众人将目光投射在洛清芷身上。

        芷心继续说着:「这人,在气头上的时候,自然会作出违心的事情,等气消了,自然还是跟从内心的想法。」

        洛清芷微微摇头,「不理解。」

        芷心深呼吸,「总之,你相信我,三日内,高桢必然有所行动。」

        有了芷心的结论,加上高桢确实没有什么行动,两军竟然真的彼此按兵不动,仿佛有种安定在此的感觉。

        一连封闭一月有余的市集,大家都开始尝试性的开始经营,如果,那两支驻扎在城外的士兵不是来打仗的,是来保卫武昌的。

        第三日的时候,高衍叫来了洛清芷,询问:「如今,是在做什么?」

        洛清芷回答,「陛下,稍安勿躁,或许,我们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剿灭乱军。」

        高衍自然不明白,但听到这样的筹码,还是动心。

        夜晚,洛清芷按照芷心的安排,如同往常一般,安然入睡。

        不一会,闻到了一阵香味后,便浑身乏力。

        正当她疑

        惑,这军营内,有谁可以偷袭时,芷心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她笑着说:「嘿嘿,阿洛,你忘记了,那个人还在高桢手上,我跟他做交易,他自然是信我。」

        洛清芷盯着她的笑颜,有些无奈,又有些生气,她想着,「明明可以提前与自己商量。」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何不能提前与你商量?」芷心猜想着洛清芷问题,回答着:「阿洛,你最不会演戏了,不做的真些,那位怎么会相信。」

        芷心从怀里拿出一推东西,放入香囊袋里,挂在她的腰间,说:「解药,***和烟火都在你身上了,***是以备不时之需,烟火是发动进攻的信号。」

        洛清芷死命的盯着她,可什么也做不了。

        芷心说:「阿洛,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和高桢就想情侣吵架一样,不过就是谁先低头而已。」

        洛清芷闭上了眼睛,有种认命的意思。

        芷心将洛清芷塞入马车,跟车夫交代着什么,等到马车停下时,洛清芷听到了高桢熟悉的声音。

        「你要的人,在那边马车。」

        芷心叹气,「我也不敢回去了,阿洛生气起来,我都害怕。」

        高桢似乎没有答话,只是简单的「恩」了一声。

        「那你要去哪里?」

        芷心说:「不知道,天下那么大,总有我跟他容身的地方。」

        车外没有了说话的声音,洛清芷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即将掀开门帘的时候,高桢停下了脚步。

        吩咐着:「先送去营帐。」

        「不。」高桢又说着:「送去牢房。」

        「是。」

        洛清芷被送到牢房,说是牢房,其实就是小一点的营帐,会透风的营帐。

        高桢背着身,没有看洛清芷,他冷冷的说:「芷心阿姊为了他的情郎,出卖了你。」

        洛清芷还不能开口说话。

        可高桢却以为,洛清芷是不想跟他说话,眼神闪烁,又说着:「你丢下我了。」

        「......」

        依然没有听到洛清芷的声音,高桢忍不住转身,一瞬间就盯上了她清澈的双眸。

        「芷心阿姊给你下药了。」高桢瞬间反应过来,自言自语,「也是,如果不是下药,你又怎么会回来。」

        洛清芷眨着眼睛。

        高桢说:「解药在你身上?」

        洛清芷又眨着眼睛。

        高桢蹲下身,看着腰间的香囊袋,就要伸手去解开。

        「算了,你还是这样更好一些,芷心阿姊也不会下毒。」

        洛清芷快速的眨眼,高桢视若无睹。

        「阿洛,我很生气的,你就这样丢下我。」

        高桢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牢房。

        /89/89756/20985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