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墓苍在线阅读 - 尘世藏锋 第八十八章 暗楼杀手

尘世藏锋 第八十八章 暗楼杀手

        第八十八章        暗楼杀手

        天色渐渐入夜,这时院子的大门被敲响了,从门传来一道声音“问尘公子在吗?”

        叶玄在愣神中,回过神来,立即起身走前去开门“在的,何事?”

        打开门,只见一位府中管事候在门口,见到叶玄出现急忙说道“不知公子,现在是否有空,城主有事相邀!”

        “正好!我也有事要去找他!走吧!”叶玄率先迈步离去,虽说上官青枫给自己的灵石有些触目惊心,可这般不辞而别终究不太好,毕竟他恐怕也是在父辈面前撒了谎,至于他为何要这样,恐怕对上官青枫的芥蒂颇深,自己介于中间于情于理还是要知会一下上官风凌,加之先前自己出城主府时,上官风凌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确实要去找他一下。

        那位管事见叶玄这般着急,显然有些不解,不过倒也不会去问,急忙跟了上去。

        “公子,我们走错了,城主他不在会客大厅,在府东醉云水榭路途有些远,请随我乘烈云驾前去!”管事急忙追上去,有些气喘吁吁,他顿觉离谱,这人的脚力怎么如此之快,仅仅一间息就迈了三丈之远!就好像隔空瞬移般似得...

        回过头看见那管事气喘吁吁满了不解的模样,别说他了就连叶玄自己也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一息间就走出了三丈外,自己也没有动用荒力啊,就算自己全力催发荒力,也不可能一息间跨度三丈!

        不由的回位刚才的情形,好像自己在那一瞬间,想要快速见到那上官风凌时,识海上空的那空间剑意,闪烁了一下!

        莫非是自己在无意间将那空间之力运用了出来?思来想去也就这个点说的过去了,毕竟自己对剑意完全不理解,那剑玄又在沉睡中,没人跟自己明说,只能这般想了...

        思索后叶玄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方才修为有些精进,一时间没控制好,还望大哥莫怪!”

        管事见他这般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也是常识,倒是在下孟浪了!公子,请随我来!”说完,便快步走向一边。

        没一会,一乘与先前乘坐过的样式一样的烈云驾,停放在那。

        “公子请!”管事微微躬身,朝叶玄做请势。

        叶玄也不客气,快步走上了那乘烈云驾,不一会,烈云驾便驶离了原地。

        虽说这烈云驾的速度也说不上很快,但也总比自己徒步走要好得多,从窗口往外边看去,沿途的风景飞速往后退。

        烈云驾这样快速奔驰足足有四刻钟也不见停下,叶玄不禁感叹这城主府竟这般宽广?虽说这烈云驾全速疾驰的速度,算不上多快,可也差不多与一位玄元境低阶全力催动玄元赶路那般,不相上下!

        四刻钟的时间,路程少说也有近百里了吧!就在叶玄疑惑之际,顿时全身汗毛炸起!立即运起荒力,凝成一面护盾抵挡袭来的攻势!

        一抹银芒瞬间刺破云驾内的防护阵法,刺击到荒力形成的护盾上,“嘭!”瞬间只觉一股巨力将自己撞出云驾外,连退十几尺直到撞到一颗大树上才堪堪停下!可能是先前云驾内的防护阵法削减了那银芒的威力,亦或是荒力凝成的护盾过于强横,自己一点伤势也没有!

        两股力量相撞,而那云驾自然承受不住“嘭!”的一声瞬间四分五裂!失去云驾的束缚,烈火马一溜烟的跑得没影。

        一柄漆黑的剑出现在手中,警惕扫视四周,却没有发现先前偷袭之人,此处哪还是城主府内!明显是被那管事带离了城主府!看周围的模样,虽说是在一处树林中,自己也很确定,并没有离开西疆城!

        自从来到这西疆城内自己无比低调,除了天天出入凤栖楼外,完全没得罪谁!

        为何那城主府的管事要伙同他人谋害我?莫不是自己的行踪暴露了?不对!要是自己行踪暴露,绝不会是眼下这情形!

        将神识释放而出,覆盖周遭三里地的范围,虽说自己的神识能覆盖的范围足有百里之广,虽说自己的魂力足够自己挥霍,但终究自己不是正牌的神台境,范围越宽广,精度自然也会差许多,并且这西疆城藏龙卧虎的,要是太招摇,难免会引来麻烦!

        一击不得手便隐去身形,这样的作风显然是出自那‘暗楼’的手笔!所以三里的范围足够了!

        叶玄之所以这般自信,完全是因为他对暗楼中人的了解!

        提到这暗楼,就不得不说下暗楼是何物了!

        暗楼中人全是一群隐匿在暗处的杀手,只要你悬赏金给足够,就算这魔焰帝国的皇帝他都能杀给你看!前提是你能出得起那价格!

        因为是杀手,想要击杀一个人,就要接近目标,只要接近目标哪怕你隐匿手段再高超,都会有迹可寻,当然那杀手实力与你相差不大!

        从刚才的那一击来看,那前来暗杀自己的暗楼杀手应该和自己实力不相上下!这也是叶玄自信的原因,量对方也想不到,自己一个玄元境会有神识!

        叶玄此时无比恼火,被人骗出来,幸好自己有天棺相助,恢复了修为!不过既然想要我的命,那也要看他有没有这本事了!

        以不便应万变,这是叶玄原先在断剑山庄藏经阁中无意间看到一本《如何应对暗楼杀手》书籍中所提到的知识!

        先前由于是看到是五师父洛幽所著的,鉴于他的性格,以为是本无用打的书籍,自己也就匆匆翻看了一下,没想到眼下却让自己占据上风!

        手持着玄阶高阶宝剑‘碧影’环视着四周,除了徐徐吹拂的晚风,便没有其它动静,周围安静的可怕,虽说自己有着神识,并且站在原地不动,可却也感到一股无比的压力!毕竟敌暗我明,主动权在对方手上!

        为此叶玄只得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乱了阵脚,现在显然是一场耐力的比拼,就看谁先按捺不住了!

        就这样叶玄站在原地足足过去了半刻钟的时间,叶玄甚至都有些怀疑,那暗楼杀手有没有离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方才那云驾发出的声响定会引来附近的巡逻队!届时就麻烦了!

        虽说自己完全可以硬抗那杀手的攻击,离去!

        但别人都找上门了,这口气自己忍不了!

        自己得想个办法!要怎么办呢?叶玄一时间也犯了难...

        有了!暗楼杀手一旦接受了暗杀悬赏榜就要么完成击杀,要么就被反杀,除非对方实力与发布者给的信息相差过大,才可放弃任务外!其它的问题都不能放弃任务!

        自己实力与他相差不大他必定还在此地,那暗楼杀手与自己相持半刻钟都没有出手,定是一位谨慎之人,此刻的他一定是在暗中寻找出手的时机,如此的话!那自己故意卖一个破绽给他不就行了吗!但毕竟对方很谨慎!自己也不能太明显!

        想到这,叶玄立即行动!

        只见身前撑起的玄色护盾,忽然变得紊乱了一下,无比稀薄,近乎消失,叶玄额头不禁冒出几滴冷汗,咬了下牙再将玄色护盾撑起,神情也有些慌乱了起来...

        看模样似乎是体内的力量有些不支了!

        叶玄警惕的望向四周,左手缓缓的往右手上佩戴的空臾戒摸去,看其模样像是要拿出恢复玄元的丹药!

        早就左手快要摸到那空臾戒时,从林中黑暗处袭来一抹银芒,直冲叶玄脑门!

        叶玄嘴角微微上扬“终于按捺不住了吗?来的正好!”神识锁定那人,运转御剑真诀,识海中的魂剑力涌动,一道幽光从叶玄体内飞出,眨眼间不见,消失在银芒袭来的方向!而后,那幽光又飞了回来。

        “嘭!”寂静的黑暗林中穿来物体倒地的声音,叶玄立即催动荒力,跑了过去。

        入眼只见一位一袭黑衣男子,倒在地上,脑袋被一柄剑刺穿,不见大半,乳白的脑花掺杂着碎肉散落一地,右手微微弯曲,手中还握着一柄银色飞刀,看那动作应该是要抵挡,杀来的飞剑!

        瞄了眼他左手手腕处的那个被黑色匕首刺穿的骷髅纹身,此人就是前来暗杀自己的暗楼杀手了!

        将暗楼杀手的武器,以及手上的空臾戒收走,虽这暗楼杀手的死状有点残,叶玄还是眼神一寒,对着他的尸体伸手虚握,身后浮现九道符纹虚影,莫名的吸力从手中浮现,一团精粹的玄元从尸体丹田处飞出,随即被叶玄吸入体内!

        刚想离去猛的拍了下脑袋“差点忘了!”返回先前那将那些四分五裂的云驾碎片收拾完,做完这一切,叶玄立即离开了此处!

        而那暗楼杀手的尸体则是快速的腐烂,溢出一地血水,霎时间整个树林无比腥臭!

        由于刚才两人交手动静也不是很大,所以直到城内的巡逻队经过时,闻到那血腥味,才发现此处有人死亡。

        由于西疆城内有明文条令,城内不得私斗,违者驱逐出城!所以西疆城是少有不得在城内私斗的城池!

        而此时却是有人死亡!这不是在藐视西疆城的尊严吗?所以一时间那巡逻队的统领,乃至这西疆城内城卫军的大统领都来到了现场,而那大统领就是被上官风凌唤作恒叔的中年男子

        “禀曾大统领,此人是在第十三小队巡逻至此处时被发现的,由于身体已然腐烂,加之没有什么身份线索,一时间也无法知晓死亡之人的身份!不过属下有一事不明...”

        一位统领铠甲的人站在曾恒身后,禀报情况。

        曾恒望着那倒在血水中的腐烂尸体眉头微皱,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但说无妨!”

        “此地隐隐残留着玄力波动,显然那死亡之人身前也是一位玄元境修士,而修士死去,由于体内还有着玄力,所以按理来说尸体不可能腐烂的...而他这般模样显然是被抽去了玄元,一般会抽取修士体内力量的就只有异...其他种族!”那位统领低着头,其话语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曾恒回过头满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此事,事关重大,尔等先不要声张,我先回去与城主商讨后再议!”

        说完便轻手一挥,一股淡青的罡风拂过,那一滩血水,以及腐烂的尸体瞬间,化作齑粉消散。

        做完这一切,便迈步离去,忽然曾恒猛的转头头,语气有些森然“倘若,在我没有说如何处理此事前,城中流出一丝关于此事的风声...方才那齑粉就是你们的下场!”

        话音刚落林中刮起了阵微风,随即曾恒就消失不见了。

        曾恒的意思很明显,他的话自然能震慑这些人,只见那统领咽了下口水“听到大统领的话了吗?希望你们嘴巴管严实点!”

        方才发现此事的巡逻队成员们,一脸苦色,自己可真倒霉!他们其实是偏离了巡逻路线的,会来这般完全是听到了什么点点动静,没想打会摊上这事!纷纷回到“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那统领才满意点了点头“好了,继续巡逻吧!就当方才没事发生!”

        一众巡逻队成员急忙离开!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叶玄此时则是刚回到城主府外,门口的侍卫很是好奇,自己明明没有看到这问尘先去出去过,怎么此时他却从府外回来?

        正在他们疑惑之际。

        “两位大哥辛苦了,上官城主可有出府?”叶玄微微一笑凑过两人身边,各往他们手中塞去几枚中品灵石。

        能当门口侍卫的人哪会是愚钝之人?

        两人急忙说道“上官城主,今日一直在府中!问尘公子可是要找上官城主?他现在正在会客大厅中与诡阵宗宗主,丹药盟盟主商议事情呢!”

        收了别人的好处,他们自然也要解他人之愁!至于为何他们会知道上官风凌在哪,自然是靠着日积月累下来的人脉关系!

        叶玄听后不禁感慨,这灵石没白花!

        “多谢两位大哥,改日若是有空,还请光临寒舍,我们痛饮一番!”叶玄脸上满是笑容,冲着两位侍卫抱了抱拳。

        “问尘公子客气了!贵客相邀我们兄弟二人!哪能承受得住啊!”闻言,其中一位侍卫,急忙说道。

        另外一位随之附和“对呀!对呀!”

        叶玄眉头一挑,不免对二人高看了几分“如此倒也有些可惜了...我还有事,改日再聊!”

        两位侍卫齐齐说道“公子请便!”

        朝着两位侍卫点了点头,叶玄便转身走近了府内朝着会客大厅的方向走去。

        “金哥,你刚才为何不答应啊!”待叶玄走后其中一位侍卫有些不解!

        那个被唤作金哥的侍卫,扭头看了眼他“这你就不懂了吧!方才那问尘的相邀完全是客套话,要是我们同意了,以后啊他就不会给我们这个了!”说完便拿出了先前叶玄塞入他们手中的灵石。

        前者很是不解的挠了挠头,那金哥看他的模样,摇了摇头“你呀刚当这门口侍卫不久,很多事,很多话远非表面那般,经历多了你就会明白了,毕竟我们和他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那侍卫看了看手中的中品灵石陷入了沉思...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吗?

        /92/92624/20971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