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龙族炼金飞升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完美之物

第六十一章 完美之物

        “感情大炼金术师都是哲学家。”

        夏若记在心里,拍掉凳子上的灰,坐下后扫了一眼副校长在桌上画出的字符。

        简单线条勾勒出的图案,一共五个字符,结构有些相似,但表达的含义明显不同,夏若猜测这些字符是某种祭祀体。

        “哲学家...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副校长说,“在外人看来,炼金术师就是制作各种神奇的炼金道具,其实不然,炼金道具不过是探索过程中的副产物。”

        现存的各种炼金道具,很多都是炼金术师为了验证某个想法,而创作出来的物品,也有偶然间制作出来的‘意外’,世人却常以为这些外在的炼金道具,是炼金术师想要实践的结果。

        夏若收获匪浅,在此之前,他也跟别人一样,然而今天副校长给他上了一课后,对于炼金术师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像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各种奇思妙想止不住地冒出来。

        “那么炼金术师想要探索什么呢?或者说,副校长你们的理想是什么?”

        他不知道纯血龙族对于炼金术是什么样的态度,武器、工具亦或是规则之类奇幻的手段,诺顿毫无疑问掌握至高的炼金术,为了杀死龙王,祂制作出七宗罪。

        运用的炼金技术超乎理解,是真正的大杀器,夏若光是想象自己拿着七宗罪的画面,就激动万分。

        好想找校长请假,订张飞机票去三峡,宰掉那头龙侍,在康斯坦丁面前,用七宗罪削颗苹果吃。

        “理想...因人而异,贤者之石、阿佐特、永恒等等,都属于完美之中的某种概念。”

        副校长搓着双手,两眼炯炯有神,整理好思绪后,继续说:“所谓‘完美’,是个模糊不清的概念,历代炼金术师不断往里增添东西,丰富其涵义,但至今为止,也没人能准确描述出‘完美’的定义。

        在我看来,最接近完美的存在,只能是那位沉睡的皇帝,黑王尼德霍格。”

        “黑王尼德霍格...”

        夏若重复一遍这个名字,仅是朗诵,便感觉冥冥中有道目光在注视他,一切生物的顶点,哪怕死去万年,也依然令人恐惧。

        “可是祂也死亡过,虽然有人预言黑王终将归来,但祂的确被杀死过,又怎么称得上完美呢?”

        话刚说出口,夏若就意识到他思维还是太局限了。

        “既然是容纳一切的完美,死亡自然也被包含在内。”副校长很耐心解释,“就像言灵·皇帝表述的含义‘赞颂我王的苏醒,毁灭即是新生!’,死亡对于祂来说,不过是暂时的沉眠。”

        副校长用右手食指在桌上画了一个符号,夏若倒是能理解符号的意义,阿拉伯数字‘8’的形状,意义着无限与循环。

        这个符号还反映了人类的心理原型,且在炼金术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知道衔尾蛇吗?”副校长问道。

        夏若点头,“一条吞下自己尾巴的蛇,被人称作衔尾蛇,象征生命和死亡的永恒循环。

        很古老的传说,甚至遍布世界各地,表述的含义几乎相同。”

        古希腊最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形容衔尾蛇为一头在自我吞食状态的宇宙始祖生物,是不死身,并拥有完美的生物结构。

        红山遗迹中,也曾发现过形如蜷曲的的玉器,如今是红山文化的象征标志。

        现代,衔尾蛇也经常被物理学家用来标示宇宙的封闭系统模式。

        “根据循环的符号,关于黑王尼德霍格的死亡,我曾作出某种假设。”副校长闭上眼沉思,随后睁眼说道:“祂那样的存在,想必早已预见了自己的死亡,而拥有无上智慧和至高权力的祂,肯定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

        也许再度归来的黑王,便是成为真正完美的存在,超越了一切,甚至不能用生物来描述祂。”

        夏若看着满脸欣喜的副校长,心想黑王真要这么离谱,那咱们还打个屁啊,干脆投敌算了,说不定还能在祂面前拱火,让老大哥帮忙打死奥丁和四大君王。

        最后,有点骨气再来波背刺,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了大家吃席。

        话说,校长知道副校长这么吹捧黑王吗?

        这要是被其他人听见,铁定给他绑了送到元老会去审判,虽然所有人心里都清楚黑王至高至强,可这话能摆在明面上说嘛。

        “别瞎想,从理论上来说,黑王担得起完美之名,但这不妨碍我们要打倒祂。”

        副校长很简单地读出夏若的心理活动,这位新上任的炼金社社长,几乎把举报和奖金写在脸上,就差动手了。

        “副校长,你平时一副得过且过的人生态度,没想到也有打倒黑王这么崇高的志向,可看起来完全没有校长那样的斗志。”

        夏若很好奇,这两人风格完全不搭,结果这么多年过去,友谊的小船都还没翻。

        “no,我跟昂热可不一样,他是个复仇者,想要杀光所有龙族。我跟龙族可没深仇大恨,当初是被这老家伙打晕扛进学院,妥妥的受害人啊。”副校长喊冤叫屈。

        听这语气,为何有种霸道总裁追落跑公主的感觉?

        夏若打了个寒颤,怪不得有人建议合理饮食,一是为了身体健康,二是吃多了容易胡思乱想。

        “我是个学者,假如,我是说假如,有天黑王出现在学院上空,别人或许拿起武器反抗,也有可能尖叫着逃跑,但我肯定会爬到最高的屋顶,开瓶美酒,欣赏祂的神姿。”

        副校长畅想那一天的到来,想必到时候昂热肯定也会美滋滋地喝一杯,然后下令让装备部直接开炮,接着手握折刀就要冲上去干架。

        夏若也在脑海里想象,如果他知道黑王要来学院,能跑就跑,跑不掉的话,就去超市买堆氢气球,写上欢迎光临。

        要是黑王啥都不听,发疯似的要毁灭一切,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必须得死一个。

        “副校长你今天到这里,不是来和我说这些的吧?”夏若心里门清。

        炼金术师的追求、完美之物、衔尾蛇、黑王...

        拜托,这些听起来就牛掰到不行的东西,能增长了他不少见识。

        可现在,他是个对炼金术一知半解的新任社长,而且前几任经营的炼金社全都破产了。

        “当然不是,我主要是来送你一份礼物,历任炼金社长,都会得到我的礼物。”副校长说,“要不你先猜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