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龙族炼金飞升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墨斯馆

第六十章 墨斯馆

        “哇哦,这也太大了。”夏若站在门口仰视面前这座墨斯馆。

        吃完午饭后,他跟芬格尔带着批文找管理员,拿到这所墨斯馆的钥匙,扛着扫帚拖把,马不停蹄地跑来学院最东边,墨斯馆所在的位置。

        墨斯馆的建筑风格跟学院其它老建筑一个样,棕红的墙面以及斜屋顶,窗口周围是白色的线条,虽然时间久远,但好在保存得很好,没有倒塌的情况。

        一共三层楼,周边种植一圈灌木,有不少枯萎的叶子掉落在地面上,现在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就连打扫也是定期一个月一次。

        半个多世纪前,一群人聚集在此地,研究毕生热爱的炼金术,是学院最热闹的地方之一。

        “你先进去看看,我还有课,先走了。”芬格尔撂下扫帚和拖把,两手空空往教学楼方向跑去。

        夏若忽然想起自己好像也是学生,赶紧打开手机,翻开课程表,看了两眼后,默默放了回去。

        下午没课,上午有两节课,但他那时还在宿舍里,沉浸在当上社长的满足感里,哦对了,翘掉的还是昂热教的龙类家族谱系入门。

        希望校长没注意,下次一定。

        夏若将钥匙插入孔里,顺时针扭动九十度,传出明显的开锁声,推动厚重的大门走了进去。

        室内,开门造成的空气流动带起灰尘,夏若看了眼地板上积得厚厚的灰尘,就算有人定期打扫,也只是在馆外象征性打扫一下。

        夏若回头看向来时的方向,芬格尔已经跑的没影了,不过也好,他也没必要身体力行地清洁整座墨斯馆。

        找个水龙头放点水出来,再找根树枝充当魔法杖,他就可以装作使用水魔法,控制水流洗刷污渍。

        再放个火,吹点风快速烘干。

        脑补完以上场景后,夏若叹气道:“副校长别躲了,我知道你在楼上。”

        进门的时候,他没看到灯光开关,心想反正这里又不会有其他人,就点亮了黄金瞳,当个照明灯。

        说不定馆内还有遗漏的炼金道具,他还能捡个漏。

        然后就发现楼上有混血种的存在,这种纯度,学院里也就那么几个,联想到墨斯馆是炼金社的旧址,很容易猜出此人的身份。

        “真是敏锐,这种探查方法是模仿的血系结罗吗?”副校长打着手电筒走下楼梯。

        夏若收起方才布下的金丝陷阱,朝声音来源走去,在拐角处见到副校长,打趣道:“我还以为你会提着一盏油灯下来。”

        这样才符合这栋房子的气氛,也衬托副校长炼金术师的身份,打着手电筒有点出戏。

        “三楼储藏室里有一堆,你感兴趣可以去看看,都是老古董,说不定还能买点钱。”副校长右手擦过墙壁,手指沾满灰尘。

        手指相互摩擦,随后耍动右臂,弄掉指尖上的灰尘。

        副校长继续说:“墨斯馆后面有一道小门,以前我们被人堵门的时候,就是从那里出去的。”

        听起来真是段富有激情的岁月,看来当年炼金社也没少干坏事,装备部的爆炸传统指不定就是从这学来的。

        夏若心中吐槽,副校长说的话算是为他解开一个小谜题,他进来时,地板上分明没有脚印,副校长却出现在楼上。

        原来墨斯馆还有道后门,之前他还围绕墨斯馆逛了一圈来着,虽然只是随便看看,但他并没有发现类似后门的地方。

        藏的这么隐蔽,正经的社团基地需要设置这种机关?

        不过想到副校长说的是我们,也就是说当年副校长也是炼金社的一员,那就没啥奇怪了。

        “你来这干嘛?先说好,要进社得交钱,不贵,给我来一系列的炼金学书籍。”夏若这回找到墙壁上的开关,按了下,没反应。

        “没电,你要先交电费才行。”副校长说,“墨斯馆的灯十年前换过一次,更早的时候还用那种拉绳的,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夏若摇头,但他其实见过,上辈子农村老家里都是那种灯,没想到大洋彼岸的国家,上世纪也在用这种拉绳电灯。

        “其实更早的时候,连电灯都还没有,一群人聚集在一楼,在四周点亮油灯,度过漫长的黑夜。”副校长继续说,“其实那时候,电灯已经开始普及了,卡塞尔学院其它地方都安上电灯,就只有炼金社这群老顽固,坚持传统使用油灯。”

        夏若本想说句落后就会挨打,就是因为这样,炼金社才逐渐消亡。

        但他看着陷入回忆的副校长,还是没有开口打击这位百岁老人。

        单独和副校长相处,还是第一次,而且今天副校长给他的感觉不太一样,一反常态地正经起来,有点不太适应。

        “过去,无数人憧憬着炼金术师,费尽心机也想成为我们的一员。”副校长直接坐在满是灰尘的木椅上,埋着头用手指在桌上写写画画。

        “直到科学变革的出现,炼金术师不再那么神秘,尽管我们掌握很多不可思议的手段,但对于普通人来说,炼金术毫无价值。

        没有天资的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学会炼金术,对于那些没有天资的普通人来说,炼金术既不能让他们吃饱饭,也没法让他们安然度过寒冷的冬季。

        当炼金术师还沉浸在旧日的荣光时,科学开始普及,人们已经在向新时代进发。”

        副校长在桌上写下一个个繁奥的符号,边写边说:“当然也有人在不断进取,希望能够重振炼金术,可惜我们终究不是龙族,无法理解炼金术真正的奥义。

        尽管在武器上有所创新,但对本质的理解依旧毫无进展。”

        “装备部不是还有人在研究炼金学,副校长你这话说得好像炼金术都快失传似的,况且,学院里卧虎藏龙,指不定哪天蹦出来个中兴之主。”

        夏若想活跃下气氛,他不太擅长跟别人聊这种沉重的话题,当然也意有所指,炼金术又没绝灭,你老在这跟我诉苦,是要做咩啊?

        难不成我能抓个炼金学大佬,比如说青铜与火之王,来和副校长你进行友好的学术探讨。

        “中兴之主?但愿如此,不过我从没把希望寄托在陌生人身上,我跟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副校长拍掉手上的灰尘,“每次有人重建炼金社,我都会对他们说同样一句话。”

        “洗耳恭听。”夏若郑重请教。

        副校长笑了笑,这句话他重复说过很多次,每次听他讲的人都会摆出这样庄重的神情,结果每个人都毫无例外走上了岔路。

        “不要去追寻更强的威力,要多思考万事万物的本质,要重视智慧而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