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龙族炼金飞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老唐

第二十七章 老唐

        罗纳德·唐最近很不走运,好几个月都没有接到像样的悬赏,每天只能窝在家里打游戏,晚上出来散步,保持适量的运动。

        但今天他忽然异常不安,明明卡里还有十几万的余额,为什么会不安呢?

        不会真像房东大妈说的那样,他需要找个女朋友吧。算算年纪,他也的确老大不小,早该成家立业了。

        按大妈老家的话来说,一个男人二十好几岁还没结婚,那简直就是大不孝了。

        不过罗纳德·唐从来就没在乎过大妈对他说的话,他本来是个孤儿,好在有人收养他。虽然养父母家经济条件不好,但他们也不止罗纳德一个儿子...家族传承什么的跟他没太大关系。

        正当罗纳德·唐想着心绪不安的来源时,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东西在盯着他,像是走在大街上被恶狗凝视,令人厌烦的感觉。

        转身回头见到一双赤金色的眼睛,他对这种眼睛并不陌生,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眼睛偶尔也会变成这样,特别是在情绪激动的时候。

        他天生就跟普通人不太一样,从小所有动物都不敢接近他。

        小学时,老师带孩子去动物园玩耍,长颈鹿、羊驼、大象...它们对其他孩子都很友善,唯独当他靠近的时候,这些动物有的后退,有的趴在地上不敢动弹,那时罗纳德就知道,它们在畏惧他。

        后来在某次任务中,碰见一个人,他告诉罗纳德‘我们是同类,是混血种’,那双眼睛是无比璀璨的金色。

        “你是什么人?”罗纳德·唐很想问他这个问题,理智告诉他眼前这个人只不过是个路人,跟他一样出来散步的闲人。

        可身体自动紧绷起来,进入战斗状态,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就是令他不安的罪魁祸首。

        杀了他...

        夏若认出这人的身份,还未完全觉醒的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四大君王中最像黑王尼德霍格的龙王。

        掌握四大元素中火的权力,代表精炼与进化,正因如此祂们兄弟俩还掌握着至高的炼金术。

        “什么老唐,除了路明非,世界上还会有人在乎这个叫老唐的人吗?康斯坦丁寻找的也只是祂的哥哥,诺顿。

        老唐只不过是诺顿的人性,当祂完全觉醒时,在那数千年充满血与战火的记忆面前,名为老唐的记忆又算什么,就像是场梦,一戳就破的泡泡。

        现在是杀死祂最好的时机,不会有更好的机会了。”

        夏若内心不断挣扎,没有两全的办法,老唐这个人格注定只是昙花一现,诺顿终将复苏,引燃足以蔓延世界的战火。

        他那双金色的眼瞳中,看到的是老唐虚幻的本相,咆哮世界的火龙,身下俱是敌人的骸骨,被烈焰烧成焦炭。

        无论是混血种还是其它生物,在祂的世界里皆是蝼蚁,祂的存在是众生的灾难,是不幸的源头。

        嘟...

        电话铃声响起,老唐愣了愣,是他的手机。

        “我应该跟他不认识,况且周围还这么多人,还有监控,这人估计不会乱来吧。”

        老唐心想道,右手从兜里掏出手机,看到界面上的来电号码,犹豫了一会,还是接通了。

        “喂,老妈,你给我电话做什么?”

        机会...可以动手,夏若刚向前冲出一小步,却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又忽地止住。

        “生日快乐,宝贝。”

        一听就知道是个中年大妈,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嘈杂,有大叔,有小孩...还有刀叉声,是一家人在吃饭。

        “谢谢,老妈你们先吃饭,我现在在外面,等会回去再聊。”老唐挂断电话,一脸警惕地盯着刚才有异动的夏若。

        生日快乐...嘛。

        “龙王也要过生日吗?那可能是几千甚至上万的大寿,需不需要弄个万灵朝拜之类的宴会,然后请祂的几位兄弟分别献上头颅当作礼物,七大洲就是生日蛋糕,点燃耸入云端的青铜柱,庆祝龙王又大一岁的蜡烛。”

        夏若腹诽了几句,心情糟透了。

        为什么龙王还要过生日,甚至还有人跟祂说生日快乐,伟大的青铜与火之王诺顿被人叫成宝贝。

        知不知道你家宝贝一高兴,可能放个烛龙当烟花看。

        路边行人越来越多,夏若看着这些走在路边的普通人,他们丝毫没意识身边的危机,真要打起来,老唐会不会直接觉醒成诺顿?

        刚觉醒的初代种,没有孵化出龙躯,仍然是人形,最高也就次代种的水准,他有把握打成平手。

        结果肯定是诺顿被消灭,夏若也会暴露身份,这座城市应该也会变成一座废墟。

        龙族的存在不再是秘密...世界将会混乱。

        “兄弟,有钱吗?借我点上网打游戏。”夏若突然说道,想缓和下气氛,但语气好似巷子里打劫中学生的混混。

        “兄弟你这是...打劫?”老唐觉得这人属实有点大病。

        谁当年还没打过...架似的,老唐有一点经验,打劫要挑那些人少的小巷子,最好是在学校附近,先上去和看起来有点钱的学生套近乎交个朋友。

        然后说‘既然都是朋友,那么借你点钱,没啥问题吧?’,通常这时候被几个人围着,都会选择妥协。

        “别开玩笑,我可是表里如一真诚待人的大好人,说借就借,绝对不抢。”夏若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些话完全没过脑子似的。

        “哦,不借。”

        “......”

        夏若走到老唐身边,低声说道:“收手吧老唐,别做猎人了,这里水很深,你把握不住。”

        老唐,也就是龙王诺顿,应该是被路明泽等人算计死的,如果没有接受悬赏,没有进入卡塞尔学院,没有碰见弟弟康斯坦丁,也许老唐这个人能多活几年,多陪路明非打几百盘星际。

        不过这只是幻想罢了。

        青铜城被卡塞尔发现那时起,祂们兄弟的生命就已经进入倒计时,指向死亡的命运。

        不,也许更早,诺顿从骨殖瓶出来之时,或许便已经被敌人注意到了,那时处刑祂的火架就开始搭建。

        老唐有些惊恐,心想自己是不是被谁盯上了,难不成上次的买主发现他私吞了些货物。

        这人是买主派来的杀手?

        不像啊,哪个杀手这么二货,还找他借钱上网。

        杀手应该在八百里开外架好大狙,一枪爆掉他的脑袋。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老唐忍不住问道。

        夏若顿时戏精附体,

        “一个路过的自由猎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