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在线阅读 - 第14章 14个男朋友

第14章 14个男朋友

        不论是灿烂热烈的阳光还是盛放的花儿都预示着盛夏即将到来。

        清脆的鸟鸣声在翠绿的枝头间顺着阳光跳跃,路边青绿的杂草间野花顺着微风而微微弯腰。

        在秦颂走后闻羡没有留在原地,而是放轻了脚步跟在秦颂身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一定会去找秦怀。

        但出乎闻羡意料的是秦颂没有走来时那条路。她并不熟悉秦家这座庄园,等她再回到鱼塘附近的时候塘边已经空无一人。

        闻羡向左右张望了一眼,他们的去处似乎只有不远处的白色洋房。

        洋房的门开着,玄关口和客厅里都静悄悄的。

        闻羡走到楼梯口仰头向上看去,深红色的楼梯旋转而上,只有些许热风从窗口灌进来,楼道间光线明亮。

        闻羡脱下鞋,她赤着脚无声地向楼梯上走去,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走到二楼时闻羡手心里已经沁出薄汗,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地板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

        走廊两侧的门紧闭着。

        闻羡缓缓向廊内走进,直至中间才隐隐听到从某个房门内传来的谈话声。

        她仿佛听到了秦颂因激动而变得高昂的声音,但不过只一瞬房内似乎又安静了下来。

        闻羡悄悄地趴在墙边。

        她有些不合时宜地想,墙纸上的暗纹是淡金色的。

        就在她迟疑着要不要贴近一点去听的时候她忽然听到左侧房门打开的声音。

        闻羡微微怔住,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揽住腰带入了门内。

        她的鼻尖撞到了来人坚硬的胸膛。

        闻羡捂住鼻子揉了揉,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沉静深幽的眸。

        秦赞正低头看着她,当视线落在她白皙小巧的脚上时才微微有了改变。

        他移开视线松开了她,低声道:“把鞋穿好。”

        闻羡不安地抿了抿唇,犹豫着喊道:“秦大哥,我..”

        秦赞却不在乎她说了什么。他提步走到墙边,不知按了什么按钮,原本完好的墙上顿时移开一道门,而在这道门外还有一道门。

        墙内居然有两道暗门。

        闻羡还来不及讶异就听到了秦怀和秦颂的声音顺着这道门清晰地传了过来。

        她和秦赞都清晰地听到了门内传出来的内容。

        秦颂的语气很急,又带了些许躁意,“爷爷,你为什么不同意取消这门婚事,闻家早就破产了,而许家现在在圈内风头正盛。”

        秦怀压低了声音,低斥他:“你懂什么!就算闻羡不喜欢你又怎么样?你们结婚后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你必须把她给我娶进秦家的大门!”

        “咚——”

        一声闷响。

        似乎是秦颂狠狠地在实木桌上砸了一拳,他愤然,“为什么非要是闻羡?我讨厌她看什么都轻描淡写的眼神,我接受不了和这样的女人结婚。”

        这也是这四年秦颂不敢接近闻羡的原因。

        即便闻家破产,但闻羡看他的眼神从来都没有变过,似乎她永远是高空的皓月,而他渺小不堪。

        秦怀叹了一口气,这孩子从小就被他宠坏了。

        他偏爱秦颂不是因为秦赞不够优秀,而是秦赞的母族背景过于深厚,他儿子又对秦赞的母亲一往情深,哪怕两人离婚了他都对她念念不忘。

        秦赞的母亲去世了六年,他的儿子就醉生梦死般的过了六年,他已经六年没有回家了,除了秦赞他谁都不联系。

        秦颂的母亲是后来他逼着儿子娶的,是他儿子对秦赞没有底线的纵容才让他把爱转移到了这个小孙子身上。

        秦怀知道若是他不说清楚原因秦颂会不依不饶,他沉着脸想了片刻,终于道:“阿颂,现在秦氏财务状况并不好,去年耗资数十亿的项目进程缓慢,资金链接近断裂,如果不是有阿赞母亲那边背景,大多数投资商都会撤资。”

        秦颂一怔,他踟蹰片刻,“那这和闻羡有什么关系?”

        秦怀走到窗前,望着庄园里一片生命繁荣的景象,目光深远,“闻氏破产了,闻天霖破产了,但是常霜没有。常霜的名字从来没有出现在闻氏的任何一家公司上。”

        “常霜给闻羡留下了近百亿的资产,但是只有她结婚的时候她才能拥有这些财产。而那时闻天霖许诺我,不论闻氏的命运如何,闻羡带着会20%的资产作为嫁妆嫁入秦家,而条件就是秦家能护闻羡后半生无忧。”

        秦颂怔怔地听着秦怀的话。

        闻家的确是破产了,但他没有想到闻羡却仍旧是百亿资产继承人。

        与秦怀和秦颂一墙之隔的闻羡一脸恍惚地听着秦怀的话,她从没曾听闻天霖和常霜提起过这件事。

        还有闻天霖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他说,不论闻氏的命运如何。

        爸爸他提前预见到了闻氏会出问题吗?

        闻羡缓缓地走到沙发边坐下,她像失了力气一般软着身子靠在软垫上。

        一直在一旁安静没说话的秦赞忽然提步向闻羡走来。

        他在闻羡面前蹲下,往常冷漠无欲的眼神里有了些许温度,他一字一句道:“羡羡,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个未婚夫?”

        “秦颂照顾不好你,我可以。”

        “秦家要那20%的资产,我不要。”

        闻羡还没从秦怀所说的内容缓过神来就被秦赞的这几句话砸的头昏脑涨。

        她抬眸一脸懵逼地和秦赞对视,她能从秦赞的眼神里读出他的意思,他是认真的。

        闻羡几乎想不到自己和秦赞以前有什么交集,她只愣了片刻之后就起身小跑着离开了这个房间,她匆忙地向楼下跑去。

        秦赞缓缓起身看她略显慌乱的背影,微微蹙眉。

        他太着急了,好像吓到她了。

        -

        这一座庄园是秦赞的父亲找人设计建造的,在他母亲没去世之前他父亲便独自一个人居住在这里,秦赞时常会来这里看他。

        秦怀和秦颂并不知道书房内还设有暗门,等他们相继下楼的时候秦赞正坐在客厅里喝茶,而闻羡不知去了哪里。

        秦颂率先道:“我去找她。”

        秦赞没阻止秦颂,他正在听庄园管家为中午准备的菜肴。听过之后他嘱咐道:“多准备两个辣的菜,甜品不要太凉。”

        秦怀原本坐在沙发上看邮件,听到秦赞这句话之后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是为闻羡准备的?

        对于秦怀来说只要能拿到钱他不在乎闻羡是嫁给秦赞还是秦颂,毕竟日后随时可以离婚。如果秦赞对闻羡有意,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秦怀沉着脸想了想,越想越觉得秦赞娶闻羡更有利,秦赞的背景不需要他迎娶背景相当的妻子。

        而秦颂不一样,相比之下他需要一个背景深厚的世家女来巩固他在秦氏的地位。

        管家退下之后秦赞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秦怀的陷入沉思的神色,他明白秦怀应该已经在考虑这个可能性了。

        秦赞淡淡地笑了一下。

        闻羡并没有走远,她知道一味的逃避是没有用的,她总要去面对这些现实又难堪的真相。

        秦怀面上的慈祥是假的,秦颂表现的温柔是假的,那秦赞呢?

        秦赞又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闻羡坐在塘边望着平静的池面,许是天热,鱼儿都躲钻到深处躲了起来。

        她有些出神地想,爸爸钓鱼的时候会想些什么?

        秦颂在塘边找到了闻羡。

        这一次秦颂学聪明了,他没有离闻羡太近,而是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秦颂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他放柔了语气紧盯着闻羡,面带忐忑,“羡羡,关于许初微的事我很抱歉。我不会说是她故意接近我这种话,也不会把责任都推到她身上。”

        “我只是...只是太喜欢你了。”

        闻羡:“......”

        她匪夷所思地看了秦颂一眼,面色一言难尽。

        嘴上说着不会说这种话,还是照样说出了口,最后找出的理由居然是我太喜欢你了。

        闻羡觉得秦颂这个智商基本就告别继承秦氏了。

        秦颂还在继续说着:“四年前我得知和你订婚的时候我都快高兴疯了。可那时候你还小,之后你又失去了父母,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表达自己的心意。”

        “后来我又忙着学业的事情,直到在英国遇到许初微,我一看到她我就想起了你。”

        闻羡:“......”

        所以这是一个白月光替身梗。

        闻羡耐着性子听秦颂说完之后才应道:“我有点饿,什么时候吃饭?”

        秦颂:?

        于是两个人都抱着对对方一言难尽的心思一前一后走回了小洋房内,等着上菜的时间闻羡又给沈临戈发了微信。

        [闻羡:戈戈,你吃饭了吗?]

        [闻羡:这家航空公司的飞机餐不好吃。]

        刚咽下和牛的沈临戈姿态优雅地拿起一旁的金酒马提尼轻抿一口,然后才不紧不慢地拿起手机给闻羡回了信息。

        [沈临戈:嗯,飞机餐不如你做的好吃。]

        [闻羡:呜,妈妈爱你!]

        [闻羡:转账5200]

        [沈临戈:。]

        沈临戈忽然有一种自己被包.养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