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派在线阅读 - 第538章 是我做的(三更)

第538章 是我做的(三更)

        陆芷云看了看天色,说道:“我得回去了。”

        “嗯。”谢承锦拍了拍马头。

        马儿非常聪慧地蹲下来。

        陆芷云看呆了:“它好有灵性。”

        “一匹上好的马就是伙伴,你真心待它,它也能明白你所想。”谢承锦摸着马儿的毛发,向来冷漠的眼里浮现柔色。

        “今天谢谢你。”陆芷云从马上下来。“那我告辞了。”

        陆芷云是乘马车来的,自然也坐马车回去。她刚上马车,突然马车摇晃了一下,谢承锦钻了进来。

        “载我一程。”

        “嗯?”

        “有人把我的马车驾走了。”提起这件事情,谢承锦的语气重了些,看起来很憋闷。

        不过陆芷云知道他没有生气,因为真正生气的人不会有这么多情绪。

        “好。”

        一路上两人无话。

        刚才谢承锦教她骑马,说的也是骑马的要领,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陆芷云有些弄不懂这位世子爷的心思。

        他们这算……朋友吗?

        回到京城,谢承锦连招呼都没有打便跳下马车,坐在马车外面的随从也跟着他跳下去。

        陆芷云打起帘子,看着主仆两人消失在人群中。

        “真是个怪人。”

        一会儿冷冰冰的,一会儿又挺好说话的,这世间怎么有这么矛盾的人?

        看不透。

        “我不回家。”陆芷云对车夫说道,“知道贾府怎么走吗?我去贾府。”

        贾玲珑正在家里学绣花。她练得苦哈哈的,十根手指头只剩下两根没有见血,其他几根又红又肿,看起来特别的惨。

        仆人说陆家小姐来了,她愣了一下才明白是陆芷云来了,毕竟她不认识其他的陆家小姐。

        “娘,小云儿来了。”贾玲珑原本叫‘芷云’的,在一次听见慕思雨这样叫陆芷云时,她也叫上了。

        贾夫人哪里不懂她的心思?

        “正好小云儿擅长刺绣,直接请她到这里来指点指点你,看你绣成这样怎么好意思和她成为朋友。”

        “娘,又不是必须一模一样的两个人才能成为好朋友,再说了,我想和小云儿一模一样,那老天爷也得答应啊!”

        陆芷云被仆人请进来,正好听见她说这句话。

        “什么答应?”

        “小云儿,你看我的手……”贾玲珑伸出两只猪蹄般的手卖惨,“我娘非要我学会女工。”

        贾夫人在旁边叹气:“女工是女子的必学课,你当我愿意听你在这里哀嚎?”

        “术业有专攻,倒不是每个女子都必须学女工。玲珑不擅长,以后安排两个擅长女工的婢女就是了。”陆芷云说道。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贾玲珑祈求地看着贾夫人,“娘,我真不是这块料。”

        “行了,我不勉强你了。”贾夫人妥协。“小云儿,你第一次来我们家,让玲珑带你四处走走。”

        陆芷云先让婢女给贾玲珑包扎伤口,那手掌实在太惨了,她看着觉得瘆人。

        “其实我喜欢做吃的,但是我娘不许。”贾玲珑说道,“她说没有哪家的官家小姐喜欢做庖厨。”

        “我娘喜欢啊!”陆芷云道,“到现在为止,我娘还是亲自下厨做饭给我爹吃。当然了,有时候忙不过来,厨娘做的时候也多。”

        “陆夫人是个奇女子,她竟这样平易近人的吗?”贾玲珑好奇地问。

        “我娘啊……”

        陆芷云在贾玲珑那里吃了午饭,又带贾玲珑做了下午要吃的糕点。

        她只会这一道糕点,贾玲珑有兴趣学,她就教给她。

        经过大半天的相处,两人的关系更亲近了。

        当马车驶进陆府时,陆芷云从马车里下来。

        “哥?”她看见了陆少羽。

        陆少羽嗯了一声:“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我去找玲珑玩了。”陆芷云走向他,“你怎么在这里?”

        “今天夜色不错,在这里赏月。”陆少羽说道。

        陆芷云看了看天色,月儿昏昏淡淡的,一点儿也不好看。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我……”陆少羽沉默了一下,“我先送你回房。”

        “哥,我们是双胞胎,你有什么心事我看得出来的。”陆芷云看着他,“不管是什么事,你只管告诉我,我没有那么脆弱。”

        “你们司宝阁的那个华容疯了。”陆少羽停下脚步,“是我干的。”

        陆芷云瞪大眼睛:“什么?”

        “你没有听错,是我干的。”陆少羽看着她,“听完你说她怎么欺负你的,趁你睡着了,我去了那个破院,再给她添了点好戏。”

        “什么好戏?”陆芷云问。

        “安排了几个人扮成鬼吓唬她,还把她这些年做的丑事一一清点出来,还吓唬她要拔掉她的舌头,把她扔进油锅里炸。”

        陆芷云:“……”

        “那个华容不是什么好东西。在进入司宝阁之前,她手里就有几条人命了。在司宝阁之后,也有好几个人惨遭毒手。如果你不是官家女儿,只怕她就不只是吓唬你这么简单了。”

        “我知道她不是好人。”陆芷云说道,“你特意在这里等着我,就是怕我有心理负担?可是哥,我可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善良。听说她疯了之后,我的确有短暂的不适应,但是很快我便被其他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她欺负我,我没法同情她,所以我并不在乎。”

        陆少羽摸了摸陆芷云的头发:“那就好。你到了,早些回去休息。”

        “好。”

        “还有,你的女夫子探亲回来了。她说你总是这么繁忙不行,所以打算晚上给你加课。”陆少羽说道,“娘同意了。”

        “好。”陆芷云一点儿也不排斥这样的安排。

        除了刺绣,她对别的也挺感兴趣的,比如说绘画和书法,琴技和舞蹈。

        她娘花了重金给她挑了个全能的女师傅,跟着她学,她觉得挺有意思的。

        陆少羽看着陆芷云回了房间,这才往自己的卧室走。

        那个叫华容的是疯了还是死了,他根本不在乎,他只是不想吓着小云儿,更不想她产生什么愧疚心理。

        他没有告诉她的是——他是故意的。

        他的目的可不是什么吓唬。

        他手里有个仆人擅长蛊惑人心,也就是传说中的祝由术,只是让那个敢欺负小云儿的女人疯了已经是最轻松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