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他动了动鼻子,“什么味道?”

        高勋捂住鼻子:“萧总,他可能是......拉粑粑了。”

        家政阿姨上前一看,惊喜说:“先生,他拉粑粑了!”

        “......靠。”萧北声很想把豆豆给丢了。

        这短短的半天,豆豆给萧北声带来的伤害,萧北声要用半生去治愈。

        家里没有孩子的尿不湿,还得叫同城配送。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屋子里便弥漫开了一股怪异的味道。

        以至于即便后来尿不湿送到了,家政阿姨又给豆豆洗了澡,换了干净尿不湿,萧北声还是觉得空气里,依旧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粑粑味。

        他捂着鼻子,在办公桌前,一脸凝重。

        高勋进来后,萧北声说:“能不能把那儿玩意儿给扔了?”

        “您是说尿不湿吗?家政阿姨已经打包好,扔出门去了。”

        “我是说那个小豆丁。”

        高勋眨巴眨巴眼睛。

        “算了,我去洗澡。”萧北声霍地站起身,“工作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你也先回去休息吧。”

        “是!”高勋很惊喜。

        萧北声受伤之后,公司积压了很多事务,亟待处理。他们一回海城,萧北声就像个铁人似的立刻投入工作,丝毫不管自己刚做过这么大一个手术。

        萧北声熬鹰似的加班加点,这段时间基本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高勋都快被熬垮了。

        没想到太太和小豆丁一来,天降惊喜,萧总居然给放假了。

        高勋因为太开心,离开的时候,又给豆豆加点了一箱尿不湿和奶粉。

        萧北声回到卧室,苏曼还在床上熟睡。

        一开始她只是侧躺着,只占了床边一方小小的空间,睡得很拘谨安分。

        水蓝色的裙子,裙摆像花瓣,轻柔地铺在小腿上,纤瘦的腿脖子线条优美,因为侧躺,腰窝陷下去,像是在向人发出邀请。

        萧北声移开视线,漠然地走向衣帽间拿换洗的干净衣服。

        等出来的时候,苏曼大概是放松了下来,她翻过身,换了一个舒服自在的睡姿。

        她平躺着,因为绵长的呼吸,胸脯像是温柔的沙丘,缓缓起伏;

        蜷曲的亚麻灰色卷发,在灯光下泛着绸缎般的光泽;

        大概是极度缺乏安全感,她双手微微握成空拳,放在脸侧。

        如脂的唇瓣,纤长的睫毛,秀气精致的翘鼻,透着薄粉的肌肤,统统埋在绸缎似的发间。

        这些对萧北声来说,都还没什么。

        可是下一刻。

        苏曼微微曲起了腿,那水蓝色的波浪裙摆,纵享丝滑,缓缓滑向了羊脂玉般的大腿根......

        萧北声眸色微深,喉结上下动了动。

        他走到床边,扯过被子,把苏曼从脖子以下,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

        苏曼在梦里感觉到了难受,嘤咛了一声,这一声像是撩火似的,萧北声拧起眉,拿过枕头,毫不客气地盖在了她的脸上。

        很好,眼不见为净。

        他转身进了浴室。

        苏曼本来睡得很舒服,但是在梦里忽然变得很热,她梦到自己在爬山。

        原本是月朗星稀、清风虫鸣的晚上,夜风清凉,吹得人舒适惬意,可是爬着爬着,有个人经过她身边,往她身上加了一件厚重的军大衣。

        苏曼还没办法把大衣脱下。

        她只能披着这件厚重的军大衣,继续前行。

        越走越热,越热越气,苏曼不由加快了脚步,想要追上去看一看,那个给她加衣服的煞笔是谁。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