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圣女

        苦竹真人摇了摇头,率先起身,一步迈出便至云海。



        钟离寂道紧随其后,但面对周至圣一身狂暴雷霆,他们也近不了身。



        阳火焚身,阴火蚀骨。



        天上地下这两个犟种,一个像是拼命汲取水分希望愈发茁壮的树苗。另一个像是嫌弃自己个头儿太高,以风沙疯狂鞭笞自己的参天大木。



        一个想要上前,一个想要退后。



        钟离寂道无奈开口:“周剑仙,斯人已逝,你即便自裁于此,又有何用?贫道二人并无恶意。”



        周至圣闻言,干脆松开手,盘膝坐在云上,任由至阴火焰焚身魂魄,好像只有这无限的痛感,才能让他冷静几分。



        苦竹则是低头往下方山巅看去,那小子也大差不错,浑身浴火,上衣都已经烧成飞灰了,他甚至都没吭一声。



        倒是刘赤亭胸前悬挂的玉笔略有光华溢出,且他胸前图案再次显现,正南的鹑火之位,散发着阵阵光芒。



        “出手吧,再这样下去,他们两人都得身负重伤。”



        周至圣不肯用出五境之上的修为,这样下去不出一刻,神魂便会受损。



        而刘赤亭,真是知进不知退。



        钟离寂道微微皱眉。“这小子……谁教他的将阳火灌进经络之中的?罢了,苦竹兄护着他们,我断了这阳……”



        话未说完,两位道士几乎同时皱起眉头。



        下一刻,天幕之上那颗略带红晕的星辰,竟是在不断挪移,围绕着两枚小星星不肯离去。



        突然之间,荧惑之中一缕红光如水中涟漪一般扩散开了,几息而已,便传遍了天幕。



        此时此刻,刘赤亭强忍着剧烈灼烧感,将那源源不断的阳火往各处经脉引去。不是他贪,是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停下!



        鹑火宫已经重塑,他能感觉的到,若是不把这源源不断的至阳之力引去别处,这一宫便要被撑破了!



        胡潇潇与秦秉将将登山,远远瞧见几乎是被烈焰包裹的刘赤亭,胡潇潇大急,忙喊道:“你快停下,这样下去你体内经脉会被撑破的!”



        秦秉急得满头大汗,可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怎么说。



        刘赤亭气息已经紊乱,他咬着牙,沉声道:“我……停不下来!”



        云海之上,干瘦老者无奈一叹,摘下头上竹枝,心念一动便化作一把长枪模样的金色竹棍。



        钟离寂道灌下了一口酒,叹道:“终于能知道是谁了,苦竹兄,走着?”



        苦竹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周至圣,摇头道:“你啊,活了三百年了,却没长大。”



        说罢,一道青光拔地而起,钟离寂道紧随其后。



        只三息而已,刘赤亭与周至圣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



        天幕之上,几道声音震耳欲聋!



        “原来是你啊!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未曾想还有两条漏网之鱼?可惜都被土埋脖子了。知道是我又如何?你们活不成了。”



        只两句话,天幕再无动静,而霍山方圆数百里,真正的浓雾瞬间蔓延开来,唯独天柱山巅,那道赤红光华不见消散。



        周至圣猛地皱起眉头,怎么回事?两位元婴修士的气息为什么会凭空消失?



        他赶忙起身,伸手抓住木剑想要截停火属气息,可突然之间这两道火焰光柱加粗了许多,即便有浓雾遮掩,方圆数百里之内依旧清晰可见。



        中年人只觉得嘴角一甜,这才发现,口鼻之中皆有鲜血流出。他再想截停火焰已经做不到了,即便……已经违心用出了七境修为。



        刚想问一句是谁,心湖之中,却传来一道孱弱声音。



        “不是你能敌的,权当为了邓大年,不要让那孩子轻易便死了!”



        “将来若再遇吕岩,烦劳转告,他……很不错。”



        反观刘赤亭,早已七窍流血,却不肯低头,只是死死盯着天幕。



        第一道声音,竟然与方才幻境之中与邓大哥对话的声音,一模一样!他是绝不可能听错的!



        阳火……将要冲破自己的经络了。



        他终于低头,冲着远处浓雾之中的身影,咧出个笑脸。



        本想说句话的,可眼前一黑,他连张嘴都做不到了。



        只隐约之中,瞧见胡潇潇朝着自己狂奔而来。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很开心。



        天幕之上,一道虚影捏碎手中魂魄,另一手再次朝着荧惑点去,红光又浓郁了几分。



        “自散道行去遮掩气息,有用吗?如此火焰,七境之下都会爆体而亡的。你们这些遗老遗少就不要出来招摇过市了,太不拿神游修士当盘菜了吧?”



        正此时,一道低沉吼声传遍山野,胡潇潇猛地回头,“是……玄阳?”



        云海之中,一声鸟鸣传来,胡潇潇又抬起头,“赤翎?你们……”



        一句话尚未说完,头生双角的小兽自浓雾之中钻出,悬停刘赤亭头顶,竟是张开了嘴将阳火吸入体内。



        而云海中,赤翎振动翅膀,也如玄阳一般,鲸吞阴火。



        在这一阴一阳两道火焰灌输之下,两只小家伙竟是在肉眼可见的长大!



        周至圣抬起头来,再次没能稳住神色。



        “这……这是……那个便是……便是……”



        别说是他了,恐怕连传说中那些老家伙见着赤翎与玄阳,也不一定认得出。绝地天通之前,那两族便不与外界来往了!他们甚至比真龙绝迹的还要早!



        天上那颗荧惑,原本已经变得通红,可此时其中的火焰之气像是反倒被人吸取而去,红光居然慢慢变淡了!



        虚影不信邪,再次灌输自身火焰入荧惑,可不过几个呼吸,竟也还是被吸走了。



        “谁让你自作主张现身的?滚回去!”



        虚影本想下去一探究竟,可这方才一声怒喝,他竟是咽下一口唾沫,颤声点头:“遵……遵命。”



        …………



        流放之地北海之滨,有女子骑白鹿。



        悬停之后,这女子便略微蹙眉,往南看去。



        车后有一画舫样式的船只悬停半空,在白鹿停下之后,船上便有两道身影化虹至此。



        那两人各一身白衣,一男一女,男子束发,头别青玉簪,单手负后。女子挽着飞天髻,佩有青玉珠花。



        两人腰间皆悬一道紫玉令牌,上刻玉京二字。



        海外货币有白泉、青泉、紫泉,都是方孔样式,皆似玉。而玉京门修士的令牌,便是用于制作紫泉的紫玉做成。



        头扎飞天髻的女子笑了笑,对着前方微微行礼,恭敬道:“圣女,先去哪里?”



        白鹿背上有一女子,十八九的模样,肌肤吹弹可破,肤白胜雪,柳眉之下有着一双清澈眼睛,一张脸竟是挑不出来半分不足。



        同样的白衣,穿在她身上却是不同味道。非要说不一样,也唯独鹿背女子并未穿鞋,左侧脚踝系着一根五彩细绳,上有银铃悬挂,略微一动便有响声传出,沁人心脾。



        女子神色冷清,声音更是冰冷。



        “共有几人?”



        后方男子答道:“禀圣女,共有两人,女子叫李稚元,男子名为陆玄。”



        女子嗯了一声,缓缓开口:“先去寻生有明瞳的那个吧。”



        「这章比较短小,所以还有一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