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掌中艳骨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神秘男子

第一百零二章:神秘男子

        叶枫匆匆回了叶府,却被管家告知叶太傅和一帮大臣已往宫城中赶去,一刻也不敢耽搁,朝着宫廷追去。

        叶太傅和一众大臣在议事殿焦急地等着炎帝,虽是催促了几次,都被高公公给挡了回来。

        “叶太傅,您看,圣上这次可是故意躲着我们不见我们?”

        王御史不禁怀疑。

        “应该不是,太后的确突发心悸,整个太医院都去了,圣上应该是真的在太后那边。”

        翰林院掌院都学士思索一番笃定地说道。

        有侍卫进来,在叶太傅的耳边俯首说了几句。

        “什么,让他进来!”

        叶太傅明显脸色一暗,几人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侍卫慌忙离开,不一会叶枫焦急冲了进来。

        “怎么会发生这等事?”

        叶枫还未来得及开口,叶太傅就等不及询问他。

        “我照着您的吩咐,将八名刺客的尸首挂在了玄武门上,大肆宣扬着,随后东厂的人趁我们不备将尸首全部抢走!”

        “可确定是东厂的人?”都院士慌忙询问。

        “确定,他们都是穿着东厂的官服,口口声声叫嚣是奉厂公的命办事!”

        几人陷入沉思。

        “大人,此事是我失职,还请降罪!”

        “此事也不怪你们,东厂既然能派人来,定不会是等闲之辈,尔等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还未等叶太傅回答,都院士就替他解围道。

        “东厂都介入了,一定是受了圣上的旨意,看来刺杀太子之事就是圣上所为,已是板上钉钉了!”

        王御史笃定地说道。

        “虎毒不食子,他怎这般狠心,太子殿下可是他的亲儿子啊!”

        都院士不禁气的直跺脚,想起已故的越贵妃,若是她还在的话,如今怕是早就是顾怀掌权了。

        “难不成还真让三皇子上位?我如何看,他都不是个能当一国之君的料!”

        王御史也十分气愤,和他附和着。

        “都院士王御史,你们需慎言!”

        对比起两人的气急败坏,叶太傅要淡定得多。

        “你可看到他们去了哪里?”他仔细询问叶枫。

        “对不起大人,雨势太大,根本就看不清,加上我们的人都被打伤,没有能力去追,所以……”

        叶枫面露愧疚之色。

        “你先回去!”

        “遵命!”

        “慢着!”叶太傅忽然将叶枫喊住道:“太子殿下可回来了?他可有异常?”

        他总觉得此事有些古怪,顾怀好像神隐了一般,完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想到这些叶太傅总有些隐隐不安。

        叶枫一愣,丝毫没有料到叶太傅会这样问他。

        “属下不知。”

        “你去驿站寻他,此时还是太子殿下安危为重,不管是谁,行刺失败了,就怕他们觉得事情败露了,鱼死网破!”

        叶太傅言语中意有所指,叶枫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同样着急的还有炎帝,在太后的寝宫坐立不安。

        “那帮老东西可是又来催了,这是第几次了?”他见侍卫三番五次地来找高公公,不禁有些愠怒。

        高公公闻言巧然一笑道:“圣上不必管他们,他们愿意等就让他们等着。”

        “这几个老东西定是来兴师问罪的,平日里朕不与他们计较,还真会蹬鼻子上脸!”

        想起这几人,他就气得咬牙切齿,可他们都是正四品以上,一时半会轻易动不得。

        “圣上,太后休息了一会,已觉得无碍,还请圣上移步寝宫,太后有话与您说。”

        秋蓉嬷嬷前来通传,炎帝闻言,立马装出一副欣喜的神色道:“真是太好了,母后无事就好了,快快快,带我去看看母后。”

        太后的状态比起平日要虚弱得多,毕竟刚刚经历了一番生死,气色显得尤为的差。

        “欸哟哟,母后,可吓死我了,您说您若是有事的话,您让我可怎么办!”

        炎帝满脸心疼之意,甚至都眼含泪光,旁人瞧的这两人真的是母子情深。

        太后闻言,微微睁开凤眼,虚弱回他道:“让圣上担心了。”

        “母后定是平日里操心过度,才会如此,您的身体要紧,这朝廷的事情自有我操持着,母后这么一病,真让我心疼又自责,日后定不能让母后这般操劳。”

        他伸手将太后的手拉起,就差声泪俱下地哭出声来。

        太后微微皱了皱眉,将手从炎帝的手中挣脱了开来,缓了好久才道:“秋蓉,扶哀家坐起来。”

        秋蓉上前将她扶起,炎帝伸手想要帮忙,都被秋蓉嬷嬷不留痕迹地挡住了。

        太后从床榻上半坐起来后,炎帝刚想继续方才的话,就被秋蓉嬷嬷给打断了。

        “太后,这是刚熬好的参汤,您趁热喝下。”

        炎帝见状想要接过秋蓉嬷嬷手里的碗:“来,我来,我来。”

        “这事就不劳烦圣上了,还是由奴婢来吧。”秋蓉嬷嬷自然是不肯,若是真让他来喂,怕是太后一口都咽不下去。

        炎帝碰了一鼻子的灰,也不恼。

        一碗参汤下去,太后明显气色好转了一些,说话的声音都高了许多。

        “让你等这么久,怕是心里恨死哀家了吧。”

        太后语气不善,不愿正眼看他,他的一番虚情假意,令她忍不住作呕。

        “母后说什么呢,我一听闻母后心悸晕倒,扔下朝事就来了,心里焦急万分,恨不得替母后受这份苦!”

        “哼,这里也无旁人在,你装出这幅母子情深给谁看!给哀家看吗?哀家可不是已故的越贵妃,会被你这些花言巧语给哄骗住。”

        炎帝的脸色僵了僵,笑容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母后说什么呢,我都是真情流露。”

        太后的一番话让他不禁想起越贵妃,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英姿飒爽英气十足,与其他的美人全然不同,可惜啊可惜,她从未正眼瞧过他,心里自然也从未容得下过他!

        “哼!”

        他就是这样,没皮没脸又阴险恶毒。

        “不知母后留我在这,可有什么事与我说?”想到越贵妃,炎帝的心情多少有些不痛快,也懒得与太后周旋,竟然主动问出口。

        太后不禁冷笑一声,他竟还有脸问。

        “哀家警告你,你莫要想什么坏心思,太子的命还轮不到你!”

        炎帝听闻此话,不禁也笑了起来:“母后,我有一事一直不明白,你与我一样,都看不惯那小子,可为何你又不让我动他?”

        这是他始终想不通的地方,他们三方势力一直明争暗斗,可一旦他想要对顾怀动手,太后就出面对他警告甚至威胁。

        “你是疯了吗,那东西的下落还未查清楚,你就不怕藏在他的身上?”

        “这么多年,他若是有,早就该拿出来了!何须非等到那一日!”

        “哼,靠着女人得来江山的人,果真是个草包!”

        炎帝早就习惯了太后对他的冷嘲热讽,丝毫不痛不痒。

        “那女人死了还不让我省心,非要替她的儿子留下一支军队,我索性将那小子杀了,看到时候他们捧谁上位,难不成捧着他的骨灰上位吗!”

        炎帝越说越丧心病狂,口口声声的那个女人,那小子,丝毫不顾及那个女人是替他打下江山的妻子,那小子是他的亲生骨肉!

        “虎毒还不食子,你竟如此心狠手辣!”

        太后极力压制心中想要作呕的感觉,与他同处一室,都觉得无比恶心。

        “母后啊母后,皇室儿女何来的骨肉之情,今日我若对他心存善念,他日他就会置我于死地,他若有一天有机会,定不会放过我的。”

        炎帝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顾怀对他的恨。

        “哀家警告你,你若是想要动他,就得先过哀家这关!”

        太后懒得与他废话。

        炎帝一愣,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只是一瞬,又变得嬉皮笑脸了起来:“母后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我虽有这心思,却并未动手,母后可别将此事摁在我的身上,我可不做这背锅之人。”

        “不是你,还会有谁!”太后怒斥,由于过于激动,难免心脏有些不舒服,秋蓉嬷嬷见状忙上前安抚。

        “太后,您息怒,太医说您不能动怒。”

        炎帝见状,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道:“母后您可不要在这里贼喊捉贼,平日里,您对太子的打压不比我少吧,许是您想除掉他,见事情败露,怕他回来找您算账,就把此事全部推到我的身上吧。”

        太后气得话都说不出,只能捂着心口处大口地喘着气。

        “圣上,您也少说一些,莫要气太后。”

        “您瞧,太子欲将此事闹大,如今叶太傅他们正在议事殿等着我,想必是替太子兴师问罪来了,以太子睚眦必报的性格,定是会查个水落石出,再闹个天翻地覆,他可不比太后这般心善,可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主儿!”

        “不是哀家做的!”太后咬牙切齿说道。

        “那也不是我做的!”

        “你可别忘了,那八名刺客可都是你的人!”

        “万一是有人有意陷害呢,太子不傻。”

        炎帝和太后都认定了是对方所为,两人谁也不退让。

        “圣上,你莫要说了,太后身子不舒服需要休息,您先回吧。”

        秋蓉嬷嬷见太后脸色越来越差,不禁焦急起来。

        “那儿臣先告退了,还请太后好好保重身子,太子应该这几日就会回朝,您可要好好地等着他向您请安!”

        炎帝皮笑肉不笑,句句都夹着阴阳怪气,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出去。

        “太后,您消消气,不必与他置气!”秋蓉忙安抚着太后。

        “我是平日里给他脸了,竟敢如此威胁哀家。”

        “他今日连装都懒得与您装了!前些日子,您借用三皇子敲打他,才好了一阵,如今又有恃无恐了起来。”

        “哀家知道他的心思,他将三皇子送去行宫看管了起来,以为哀家就对他没有办法了,这才嚣张了起来。”

        秋蓉叹息一声道:“这几年太后与他一直这样,您若是教训他一下,他就老实一阵,若您对他松懈了,他就嚣张起来,太后,恕奴婢多嘴,为何您还要如此保他!”

        太后不禁冷笑了起来,面上的嫌恶,鄙薄不断地加剧。

        “你以为哀家不想吗?哀家真是一刻也不想见他那副恶心的脸,可是太子保他,不准哀家动他!”

        “为何,太子不是对圣上恨之入骨吗?”

        “他自有他的打算!”

        “那,那太后您呢,您护着太子,不许圣上对他动手,您呢,您会对太子动手吗?”

        秋蓉嬷嬷是太后的亲信,自然是太后十分信任之人。

        太后一愣,脸上浮现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神色。

        “哀家自有哀家的打算。”

        虽未到傍晚,天色却暗了下来,乌云翻滚,劲风猛烈地摇晃着万物,大雨倾盆而下,在蒙蒙雨雾中,有一个黑影闪进了胭脂铺里。

        “欸客官,今日我们打烊了!”

        小二见雨下得这般大,街上连个鬼都没有,更别提人了,这雨看着一时半会也不会停,正准备将大门关上,忽然有人闯了进来。

        “开门做生意,岂有往外赶客的道理。”

        来人是一位约莫三十以外四十不到的男子,长得颇有些眉清目秀,他虽穿着一身蓑衣,却因雨大,被淋得浑身湿透,像个落汤鸡一般,有些滑稽。

        这家胭脂铺本来也不是为了赚钱,开着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小二见他如此说,也不好再赶人。

        “那你快看吧,买完我们好打烊,来人,给他上壶热茶。”

        很快就有人将茶端了上来,男子二话不说,一口将茶饮尽,脸上全是嫌弃之意:“这是人喝的茶吗,我家下人都不喝,你们竟然拿来给客人喝!”

        小二不禁气急,原本看他浑身湿透,想着让他喝上一壶热热的茶水驱驱寒,岂料他还不领情,竟嫌弃起来。

        “欸,你这人,你若是不愿意喝就不喝!”

        男子见小二生气了,脸色瞬间就柔和了下来。

        “你别生气嘛,我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来吧,将你们店里最好的胭脂水粉拿出来给我瞧瞧!”

        小二虽是气恼,却也知道开门做生意以和为贵,只得将心中的郁闷压下,命人拿了几款承了上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