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在线阅读 - 197:那天

197:那天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绝代双骄197:那天美人。

        绝色的美人。

        不着寸缕的绝色美人。

        这绝不是那个人的恶趣味,尽管当初酒馆里那一幕,那具酮体只有三个人瞧见,李寻欢注视着那个木雕,这一定是在提示什么。

        “她可有说什么话?”李寻欢忽然问。

        阿飞摇了摇头,但很快又点头,道:“她说这对你非常重要。”

        李寻欢眼眸一阖,过片刻轻声道:“我知道了。”

        阿飞忍不住问:“什么?”

        他本以为这就是那女人的恶作剧,曾动过将这淫邪的木雕扔掉的念头,但是也只是那么短短一瞬。

        这竟真的对李寻欢非常重要?

        李寻欢望着木雕笑了,武林第一美人的酮体,不知道多少人会为之痴狂。

        那天若不是他,而是任何一个别的男人,在她的勾引下,想必是很难把持住的。

        李寻欢注视着他,忽然道:“为什么是你?”

        阿飞怔住了,“什么是我?”

        李寻欢道:“以她们的实力,将这个送给我易如反掌。”

        阿飞道:“可是她让我转交。”

        李寻欢忽然咳嗽起来,面色愈发苍白,咳得肺都要吐出来,许久后他缓了口气,“你可知道这是谁?”

        阿飞道:“我为何要知道她是谁?”

        李寻欢笑道:“武林第一美人。”

        阿飞没有说话,只是疑惑地看着他。

        李寻欢眼前闪过游龙生、青魔手传人丘独……再看看阿飞。

        他不觉得阿飞会和那些江湖年轻人一样,阿飞心里有一股气,少年气。

        可想到林仙儿那曼妙的身姿,甘心让江湖人死在她脚下的洁白双脚,那温婉的曲线,他又有些不确定。

        门外一声轻响,阿飞收起木雕如幽灵般闪入角落隐去身形。

        -

        一个小小的木雕可以传达的信息很多。

        李寻欢明白,能救他、并且想救他的目前只有阿飞一人。

        事实上也确实只有阿飞找到了他。

        一个赤果的木雕,在阿飞和李寻欢手里转来转去……

        不知道阿飞还能不能舔。

        顾长生检查了一下江玉燕的伤势,她很确定一年内江玉燕必定能痊愈,如今没有分开的困扰,便随心所欲了。

        “二师父!”

        门没关,孙小红跑过来看见大师父从二师父身上收回手,也已习惯大师父帮忙探清伤势。

        江玉燕整了整衣衫,她最不愉快的就是,顾长生的外伤好了,连疤痕都浅浅的几乎看不出来。

        捏了捏孙小红的脸,再捏捏顾长生的脸,江玉燕愉快了很多。

        孙二驼子的小破酒馆。

        人依旧不多,店内却打扫得很干净,当两大一小来这边吃饭的时候,孙驼子总会殷勤地送上壶茶。

        将酒菜摆好。

        然后继续抹他的桌子。

        他的背很驼,眼光很暗淡,鬓角的头发已有斑白。

        一个人抹了十几年桌子,无论他以前是什么人,都会变成这样子的。粗糙的桌子被抹得光亮,凌厉的锋芒也被磨平了。

        看见那女子帮孙小红夹菜,他眼里偶尔会露出一抹温和的、浅浅的笑意。

        他不知道孙白发为什么会让孙小红拜两个年轻师父,但看她们相处的模样,想来还不错。

        三个人只是简单吃顿饭,而后去旁边茶楼休息一会儿,有皮影戏就多看一会儿,没有的话就坐片刻,显得异常悠闲。

        孙小红也乐在其中。

        时间一天天过去,江湖上的消息有些杂乱,除了保定府外,其他地方也不太平静。

        譬如藏剑山庄的老庄主藏龙老人两年前逝去,少庄主游龙生外出游历,结果不知所踪。

        一时山庄无首。

        暗地里传闻,有人要对藏剑山庄动手。

        昔年藏剑山庄也是威震江湖的一大势力,其中珍兵宝器所藏无数,与神剑山庄不同,它从不打造兵刃,而只收藏兵刃,从江湖上收集。

        只看它兵器库一样的珍藏,便能看得出藏剑山庄昔年的辉煌,可是再辉煌的势力,也终有衰落的一天,近几十年来,藏剑山庄一代不如一代,早有人对它珍藏的那些刀枪棍棒、奇门兵刃垂涎三尺。这一代少庄主更是没有从江湖上搜集过任何兵刃,反而还拿出去一些。

        江玉燕听闻之后,看向孙小红,“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兵器?要真有人动手,师父也帮伱去抢一把。”

        孙小红哭笑不得,“二师父,我练的都是拳掌。”

        江玉燕道:“刀枪鞭子我也会。”

        “呃……”孙小红沉默一下,“贪多嚼不烂,还是不了。”

        “真可惜。”江玉燕摇头,望向顾长生,“可惜咱俩的剑不知道去哪了。”

        “有没有都一样。”

        “也是。”

        当初在墙上挂着落灰了好几年,人在身边,剑没那么重要了。

        江玉燕只是稍稍惋惜了一下,想来这么多年,不是被海水卷入海底,就是被风沙掩埋在岛上。

        孙小红瞧着两人,“师父以前是用剑的吗?”

        顾长生道:“用剑不会脏手。”

        江玉燕道:“尤其是要杀很多人的时候,方便许多。”

        孙小红张了张嘴,没想到是这么个理由。

        江玉燕打了个哈欠,捂着嘴,然后放下手看看自己的五指,修长的手指毫无瑕疵,她出神地看了一会儿,浅笑道:“好运的小姑娘。”

        她用手指将脸侧碎发捋到耳后,挥手叫孙小红去习武,自己则坐在窗前,不经意间想起了以前。

        耳边是细微的木屑声,她略为紧张地看一眼,发现木雕有衣服,悄然松口气。

        顾长生挑了挑眉,察觉到她视线,不由好笑。

        “把鞋子脱了,腿搭过来。”顾长生拂了拂腿上的木屑,淡淡道。

        江玉燕瞪了她一眼,并不理会。

        “那这个袖子不能留了。”顾长生手上小刀一转,手上木雕原本宽大的袖子顿时被削去。

        江玉燕闷了一口气,捂着胸口看着她。

        “这个……”

        “别!”

        江玉燕望着窗外,双脚在椅子下互相一蹭,绣鞋脱落,慢慢伸到了对面搭在她腿上。

        “你不是经常喜欢钓吗?”顾长生似笑非笑地道。

        “被小红看见不好。”江玉燕轻声道。

        “大师父帮受伤的二师父调理足三阴经,关心爱护,哪点不好了?”

        江玉燕皱眉道:“我说不过你,但我总有痊愈的一天。”

        顾长生道:“那等你恢复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