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在线阅读 - 290、攻守易势,金丹中期(求月票)

290、攻守易势,金丹中期(求月票)

        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正文卷290、攻守易势,金丹中期其他人或许能被卫图假死脱身骗过,但她这个已经上过一次当的“同伴”,又岂会再被卫图愚弄第二次?

        鲍思燕坚信,卫图落入血屠海后,一定没死,现今正在某处地方逍遥快活呢。

        话音落下。

        听到鲍思燕这言之凿凿的指证,在场众修无不对狐山所言卫图假死的事,信了大半。

        这事,也不容他们不信。

        毕竟有卫图上次成功逃生的实例在。

        “小师妹,听到了吗?卫图没死!”这时,狐山幸灾乐祸般的再次说话。

        她道:“本来,卫图逃生而走,仅凭我们两人之力,在血屠海找不到卫图的话,只能无奈放他离开,你现在引鬼罗魔主等人过来……呵呵,是在逼死卫图……”

        “有趣!有趣!”狐山抚掌而叹,“你这个有心为卫图报仇的人,竟然成了杀害卫图的最大凶手。真是世事无常啊。”

        遁逃的宫舒兰一听此言,粉脸顿时煞白了起来,再难保持平静了。

        狐山的话没错。

        她此前的行事也没错。

        但错就错在,造化弄人。她好心,办成了坏事。

        倘若卫图死了,她引来的鬼罗魔主等人,会第一时间杀死擅闯太虚境的狐山、齐成楚二人,铲除这两个敌手。

        但现今,卫图没死。

        这一切便都变了。

        相比狐山、齐成楚二人,鬼罗魔主等人会更在意假死脱身的卫图。

        ——因为卫图身上,掌握有太虚境的更多隐秘。不然其也难以完成,在血屠海这危险之地,假死脱身的壮举。

        或许,过程中,鬼罗魔主会收割走狐山、齐成楚二人的性命。

        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本来已经安全的卫图,在她的“画蛇添足”之下,变危险了。

        若无她横插一脚。

        卫图引来鬼罗魔主等人,即便鬼罗魔主等人对卫图的假死脱身心存疑虑,但当务之急,必是先对付处于全盛状态的狐山、齐成楚二人,而非立刻调转枪口,寻找卫图。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卫图逃生的希望,会更大一些。

        现在相反,面对受伤的狐山二人,鬼罗魔主有制霸全局的把握,反倒不倾向先对付狐山二人,而是倾向于寻找卫图了……

        不然,这两拨人,可不会如此刻这般和睦。

        “二师姐之意?”站在皇天剑主之后的宫舒兰假身,脸色冰寒,首次对狐山的诸多挑衅之词,有了回应。

        宫舒兰不难猜出,狐山有与她讲和的意思,其想要和她一起联手对付鬼罗魔主等人。

        适才的言语挑衅,只是给予她相应的心理压力,属于谈判的一种方式罢了。

        此时,鬼罗魔主等人没有第一时间杀死狐山、齐成楚二人,并不意味着对这二人没有敌意了,不过是想先利用二人,找出卫图所藏身的地方。

        事毕,再卸磨杀驴。

        简而言之,如今的狐山二人想要求得活命之机,便不得不寻她援手了。

        ……

        另一边。

        齐成楚亦在对车公伟暗中传音,想要争取到车公伟这一金丹真君相帮,增大赢面。

        相比狐山挑衅般的谈判方式,齐成楚的话语便极为柔和了,直接摆明了双方之间的利益与矛盾。

        “苏冰儿被拘灵符所困,除了狐山道友能解外,在场众修,无一能解。车道友即便是救下了苏冰儿,也难解除她体内的拘灵符,更别说带苏冰儿……从太虚境内安全离开了。”

        “还有卫图……”

        “车道友当真认为,鬼罗魔主等人会乖乖放卫图离开?”

        齐成楚缓缓道。

        齐成楚此举,也算兵行险招了。因为他无法判断车公伟是否如鲍思燕一样,现今已被鬼罗魔主彻底掌控,成为其奴仆了。

        他只能凭借自己对车公伟的了解,相信这位老友,哪怕宁愿身死道消,也不投靠魔道。

        “齐某愿发誓,从太虚境内安全离开后,必不再与卫图、苏冰儿等人为敌。”

        齐成楚加大筹码。

        听此,车公伟亦有所意动了。

        他和齐成楚矛盾虽大,已成生死之敌,但眼下更重要之事,是活着从太虚境逃生,并带两个徒弟一同离开。

        ……

        狐山、齐成楚拉拢宫舒兰、车公伟时所说的话语虽然不少,但因是传音交流,在外界仅仅过去了不到三息时间。

        因此,当鲍思燕指证卫图为假死时。

        下一刻——

        车公伟便瞬身离开,站在了狐山、齐成楚二人的附近。

        包括宫舒兰,在这一刻,也瞬间调转了枪口,与鬼罗魔主等人遥遥对峙。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令鬼罗魔主、凝烟老祖等人始料不及,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不复初到时的轻松了。

        论谋略,鬼罗魔主等人一点也不亚于狐山、齐成楚二人,但两者所面临的形势不同,前者稳住优势,便能胜利,而后者却必须绞尽脑汁,来化解不利局面……故而有心算无心,双方刚刚交锋,狐山二人就率先出招,抢夺了先机,胜了对方一次。

        拉拢车公伟、宫舒兰二人后,算上苏冰儿,狐山、齐成楚这一方的金丹修士,已到了五人之多,论数量,丝毫不亚于鬼罗魔主、凝烟老祖这一方势力了。

        有了对峙的基础。

        “其外,等找到卫图……金丹数量到达六人之多。这次太虚境之行,不见得会失败。”狐山眼睛微眯,暗暗忖道。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狐山了解卫图,知道其不会犯蠢,值此关键时刻,仍旧与她作对。

        “好!好!好!”鬼罗魔主见此,连道了三声“好”字,怒极反笑。

        他没想到,自己堂堂魔主之尊,竟然被狐山、齐成楚二人算计了一次,而自己此前,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要知道,在此之前,不论是车公伟还是宫舒兰,都是齐成楚、狐山二人的敌人。

        前者,被齐成楚背叛,掳走了两个徒弟。

        后者,与狐山、齐成楚二人大打出手,双方皆受了不小的伤势。

        突然间,合纵连横了?

        “鬼罗魔主,妾身建议,先找到卫图,然后再合作共探太虚境。”狐山对鬼罗魔主的狂怒置若罔闻,她上前一步,建议道。

        她不认为,鬼罗魔主会因一时之怒,而丧失自己探秘太虚境的大好时机。

        ——此刻,不论是谁,都能猜到,能在血屠海内假死逃生的卫图,定然……知道太虚境内的不少隐秘。

        其是打开太虚境内域的关键。

        未见宝物,便两败俱伤,无论哪一势力的领袖,都不会这般犯蠢。

        “你叫什么名字?”鬼罗魔主冷静下来,他认真的看了狐山一眼,嘴角微翘道。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显得苍白无力。以他元婴化身的实力,解决区区五个金丹修士,并不吃力。

        当年,万海真君、白芷等人,妄想在太虚境内域围攻于他,还不是惨败。甚至万海真君这个巅峰金丹,还被他活活吞了。

        不过此时,鬼罗魔主还是对狐山这个使出阴谋诡计算计他的仙子,生出了几分兴趣。

        他恰巧,缺了一位元婴道侣。

        “妾身狐山。”狐山嘴角勾笑,她狐媚的眸子瞥了鬼罗魔主几眼,像是在爱人面前撒娇一样。

        “这个提议,本魔主同意了。”

        接着,鬼罗魔主语气淡漠道。

        ——太虚境内域,一些灵毒还未被清理干净。狐山等人,适合去当这些马前卒。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与卫图有关。

        他需要狐山这些人手,帮他在血屠海内,找到卫图的踪迹。

        ……

        血屠海海水隔绝神识。

        因此,躲在石窟内的卫图,对岸上的一切都毫无察觉。

        无论是宫舒兰为他报仇,还是车公伟赶到太虚境等等之事,他尽皆不知。

        现在的他,一心沉浸在突破之中了。

        在落日城沐浴圣泉的时候,卫图的修为便已提升到了金丹初期巅峰,而后横渡黑血沼泽的时候,借修行炼体动功,他的修为再度精进,只差一步,便可突破金丹中期了。

        因此,潜入血屠海石窟,借白芷之手,布下防御的三阶防御阵法后,卫图便在天尸老怪面前,着手突破自己的炼气境界了。

        这一步,几乎水到渠成。

        四日后。

        随着一道法力波动,卫图丹田内的浑圆金丹迅速急转,其表面,逐渐显露出了一道道繁琐的金丹道纹,在所处空间熠熠生辉。

        金丹道纹,是金丹中期境界的标志。

        有这一道纹,金丹修士才可逐渐蕴养自己的本命法宝,使其不亚于炼器师所打造的同阶法器,而且更胜一筹。

        “地磁木灵种?”

        这时,在璀璨金丹之下,卫图注意到了自己在练气境界时,所炼化的灵种异变。

        被元重法禁这五彩霞光所包裹的青绿色灵种,在金丹道纹的蕴养下,多出了一些苍茫气息,竟泌出了几缕灰金色的霞光。

        这灰金色的霞光,和元重法禁很是相似,但相比元重法禁这五彩霞光,其内里的禁制、符文更为深奥、复杂一些。

        如果说元重法禁的符文,只是一缕细线,那这灰金霞光的符文,便是一根钢索了,其质提升了不止一倍、两倍。

        “莫非是……”

        卫图心中激动,立刻意识沉浸在脑海之中,去看金紫命格上的字迹。

        一百五十多年前,在筑基初期的时候,他以铁磁木灵液,练出元重法禁后,便知道了这元重法禁之上,还有更强的相应神通。

        时至今日,元重法禁进度几近圆满。这灰金霞光,按照他的推测,应该便是元重法禁之上的“神通妙物”了。

        “先静下心,一心突破,待突破结束,再仔细探查此物的妙用。”

        卫图继续等待金丹蜕变。

        直至第七日,椭圆金丹运转逐渐缓慢,表面的道纹一一敛去,平静了下来。

        “二百七十四岁,金丹中期。”

        卫图盘坐在石窟内,他睁开眼眸,感受体内的沛然法力,缓缓从口中吐出一口浊气。

        这口浊气,实则也是灵气。

        于底层修士而言,不亚于金丹精气了。

        但在卫图这等大修面前,其不过是金丹运转途中,包含过多杂质的废气罢了。

        “石窟里面并无灵脉,这一次突破,至少损失了我一万两千灵石。”卫图环顾四周泛白的灵石粉末,脸上露出了一丝肉疼之色。

        不在灵地突破,便需浪费大量灵石,来填补突破之时所需的灵气了。

        对任何修士而言,这都是颇为败家的行为。

        “再接再厉,趁机一举突破炼体三阶中期。炼气、炼体双平衡。”

        卫图一翻掌心,取出此前与俞童在玉河坊市交易的两颗“金刚果”。

        金刚果,为萧国万佛寺产出的炼体秘宝。在其他国度,一果难求。

        此果在拍卖会上价值,至少在一万五千灵石以上。

        而且因其稀缺性,在拍卖会上,往往会被修士以两万以上的灵石价格,高价拍买。

        上次在靖国的拍卖会上,卫图遇到的那颗金刚果,便被一位魔修,以两万七千灵石拍买走了。

        俞童帮卫图代购的这两颗金刚果,价格虽没到两万七千灵石,但每一颗的平均价格,也在一万六千灵石了。

        炼气成家立业,炼体倾家荡产。

        这句修仙界的谚语,可不是白说的。

        若非卫图丹符双绝,赚钱能力不弱,又劫杀了刘莫群、斩狼道人二人,单是购买这两颗金刚果,便足可让一普通金丹修士一贫如洗了。

        金刚果凑近脸庞,卫图瞬间便闻到了这三阶灵果散发的诱人果香,他喉咙滚动了一下,咬破了这灵果的果皮,吃了一小口果肉。

        瞬间,果肉内蕴含的强大灵力,在卫图的体内轰然炸开,一丝丝肉眼可见的金色灵光,渗入到了卫图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一刻钟后。

        卫图的躯体之上,浮现出了一层镀金般的金属光泽,宛如佛寺的护法金刚一般。

        他的体内,气血涌动如河,每一次运转炼体功法,都会传出宛如江海拍岸时的波涛之音,令人清晰可闻。

        同时,他胸口浮现出的“煞魔真印”,魔气滚滚,散发出恐怖的魔道气息。

        一半如佛,一半如魔。

        有三阶阵法的遮掩。

        在外的天尸老怪,并不能看到卫图此时的突破场景,他默默感受着阵法内部宛如潮汐般的灵压起伏,脸上时而露出高兴之色,时而露出复杂之色。

        “仙途难求,四人中,或许唯有三哥,才能真正成仙得道。”

        天尸老怪轻叹一声。

        数年前,三大部的试剑大会结束,他如愿以偿在凤乌部那里,得到了“融神花”。

        然而,融神花只能暂解他的神魂之伤,并不能让他与“苍澜老怪”真正融合。

        若百年内,再难找到解决之法,他的神魂便有可能,被苏醒的苍澜老怪真正吞食一空了。

        届时,世上再无傅志舟了。

        “志舟?”天尸老怪想起这个名字,嘴角露出一丝讽笑。

        踏上仙途之人,只要不登顶,有精进之心,又怎会有真正的逍遥。

        “血屠海有变化?”这时,天尸老怪脸色忽的一变,他走至石窟洞口,看向外面的血色海水。

        和几日前不同,此时的血色海水暗潮涌起,不断冲击笼罩在石窟外的阵法结界,大有下一刻便将其彻底击溃的态势。

        见此,天尸老怪哪能不明白,这是岸上修士正在搜检他和卫图这两个脱身之人。

        “看三哥的突破气息,至少还需七八日时间,才能完成突破……岸上修士能卷起血屠海海水,其法力恐怕非是等闲……”

        “暗潮应是在试探位置,等暗潮结束,岸上修士估计会下血屠海搜查了。”

        天尸老怪脸色阴晴不定。

        突破之时,最忌打搅。一旦岸上修士找到正在突破的卫图,到那时,卫图不仅难以突破功成,反倒会因功法反噬,受到重伤,从此潜力大失,再无突破元婴的可能了。

        “也罢!这算是我欠三哥伱的。”天尸老怪咬牙,他暗道了一句“天尸出”,他身边便多了一位一模一样的蓑衣老者了。

        接着,天尸老怪再次掐诀。

        这蓑衣老者便化作了长相平平、一身青袍的卫图模样了。而且其气息,也与正在闭关修炼的卫图,极为相近。

        “去!”天尸老怪默念咒语,给这具行尸体内打入了数道法诀。

        易容为卫图模样的行尸,立刻从石窟里面冲了出去,开始在血屠海之下,不断游走。

        果然,随着行尸的离开,冲向石窟附近的暗潮也为之一停,改为追向行尸了。

        这具行尸和金丹修士的法体不同,更为坚韧,能适应血屠海的环境。

        因此,行尸潜入血屠海内,在天尸老怪的操控下,至多能坚持一日时间。

        待一日时间一到。

        天尸老怪召回行尸,清除其身上的血屠海海水之毒后,再派其继续迷惑岸上修士。

        如此往复,天尸老怪拖延了四五日。

        等到了第六天的时候。

        天尸老怪在石窟之外,看到了潜入到血屠海之底的狐山、鬼罗魔主等一众修士了。

        他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